公告:防屏蔽导航网站:https://23lu.xyz/?douse698
防屏蔽邮箱:scjiuuqx@gmail.com 找不到本站的用户请发邮件获取最新地址
最新防屏蔽域名福利不断
LOADING...

www.henludvd1.com本站地址找回器

LOADING...

淫妻艳情

发布日期:2018-11-08  


淫妻倾向,一种特殊的心态。概括的说:已婚的丈夫,妻子和别人做爱,或者和别人一起和妻子做爱,给自己带来的刺激兴奋程度,远超过单纯的夫妻性爱。

具体表现可能有所不同:有的人喜欢听老婆讲和别人做爱的过程;有的人想把老婆暴露给其他男人;有的喜欢看老婆和别人做爱;有的人喜欢和别人一起跟老婆做爱。

随着网络的普及,发现自己有这样倾向的人越来越多了,网上搜索下此类交友信息,得出的结果非常多。具有此类心态的,大多都是工作事业成功,家庭稳定的白领阶层,而且大多素质很高。究竟这种心态起源原因,那就是心理学家的问题了。有一点可以肯定,随着网络生活的比重加大,风气的开放,这样的人群会越来越多。

这种特殊心态情节,古代就有,最典型的唐高宗,武则天的儿子,百家讲坛《太平公主》里就讲了,唐高宗给自己的妃子上官婉儿在宫外修了个府邸,鼓励她广泛结交风流之士,把自己的皇后韦皇后介绍给了武三思,并在武三思和韦皇后在其龙床上做游戏的时候,唐高宗本人在一旁伺候观看。可能主讲者蒙曼教授不好意思把其概括成现在流行语“淫妻”,但大家不信可以去听听,确实有这么一段。

在国外,这种事就更不算什么了,风气保守的德国,报纸上都有这样的交友信息。意大利四分之一的夫妻都参与此类游戏,因为他们的老大贝卢斯科尼曾开场合说要把自己妻子介绍给丹麦首相,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个人坚信,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类一族人会越来越多,这些事情早晚也会得到认可。

第一章中年夫妻

吴卓轩,东北一个中型城市的着名重点小学的校长,四十八岁,身材高挑,长相斯文,戴着一副度数不太高的近视镜。在邻居同事尤其学生家长眼里,吴卓轩非常受尊敬,所有认识他的人见到他都会先打招呼,礼貌地叫一声「吴校长」。

吴卓轩的内心里,却有一个他时常感到羞愧,却又无法控制的念头。每当他心情不好,遇事不顺的时候,他就会不由自主地想一个情景:自己的妻子被一个其他的男人压在身下,妻子的衣服被粗暴的撕开,男人粗大的阴茎狠狠插入自己妻子的下体吴卓轩已经结婚二十多年了,孩子都已经去外地上了大学,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念头究竟什麽时候开始出现在大脑里。从开始上网,接触到更多更前卫的文章挂念,吴卓轩的这种感觉变得更强烈。在孩子上大学走後,家里空间彻底自由了,吴卓轩在网络的媒介下做出来实践,把自己的妻子介绍给了其他男人。

吴卓轩的妻子刘琴四十四岁,在政府机关上班,悠闲的不能再悠闲的部门,每天上班主要事情就是看报喝茶,工资还不少拿。刘琴年轻的时候很漂亮,气质也不错,现在虽然人到中年,但善於保养,虽然四十四了,身材一直没有发福,162的身高,体重110左右,皮肤白皙,脸色红润。这两年,孩子考上了个不错的大学,刘琴压力更小了,长了两岁,看起来反倒更年轻了。

刘琴属於思想时尚前卫的人,性格开朗,喜欢新款衣服,喜欢看电影,喜欢逛街。对於丈夫吴卓轩的这个特殊爱好,刘琴开始觉得是不可理喻,难以理解。

後来随着夫妻两长时间的交流沟通,吴卓轩各种理由的灌输,加上刘琴自己也上了网,也接触到了更多新观念,慢慢地也就接受了这些。另一方面,吴卓轩年纪大了,性能力下降很明显,刘琴正是性慾旺盛的年纪,偷偷摸摸的出去找人总会影响家庭团结,这麽在丈夫认可鼓励下充分满足自己慾望,何乐而不为呢?

吴卓轩今天很郁闷,上边来人到学校检查,一个部队转业到教育局的领导,居然没头没脑地训了他一顿。作为一个文人,做难以接受的就是被一个没文化的人批评,而且还得点头哈腰接着批评,下班时间还没到,吴卓轩就早早回了家,打开电脑上网,缓解一下郁闷的心情。吴卓轩加入了一个淫妻爱好者组成的QQ群,里边三分之二是他这样的淫妻倾向者,还有一些是单男,没单男怎麽找人去淫他们的妻子们呢?这是一个很严格的群,所有加入群的新人夫妻,都要经过已经在群里人的介绍才能进来,而且进来前要经过严格的视频验证。进入规程的严格,保证了这个群体的高素质性,大家来这里共同点就是淫妻倾向,日常生活里,这里的人基本都是家庭事业稳定的人。

这里插句题外话,如果有读者也想尝试这种交友,需要先明白这麽一个道理。

在这种游戏里,所追求的最大的刺激不是做爱,而是在这种特殊方式下的性爱,刺激的关键在於你是在对方老公参与鼓励下,和其妻子做爱。想找到这样的夫妻朋友,首先要分析的重点不是对方妻子,而是对方老公,你要根据和他的交流,明白这样的老公追求刺激的具体方式是什麽,也就是你怎麽和他老婆做爱,才能让他在淫妻倾向的心态下得到最大刺激。

闲言少叙,吴卓轩在这个群里,最熟悉的一个人叫赵铭。赵铭是这个群的管理,是个单男,吴卓轩只和他聊了两次就认可了他,赵铭和他聊的内容,说出的玩弄刘琴的方式吴卓轩感觉非常地让自己刺激。有的方式,吴卓轩甚至都没想到过,但经过赵铭一说,他觉得如果那麽玩的话,非常能满足自己的淫妻倾向,能让自己觉得非常地刺激。

两个人都是熟人了,没什麽客套,就进入了正题,聊的内容当然是如何玩弄吴卓轩妻子刘琴。赵铭和吴卓轩夫妻见过,也玩过两次,但现在吴卓轩觉得再那麽玩已经不刺激了,和赵铭商量着新的玩法。很快,赵铭说出了一种很刺激的方式,吴卓轩想像着这种玩法的情景,内心发出一种控制不住的兴奋,一种强烈的渴望让他迫不及待起来。上午被训的那种郁闷感,一下子烟消云散,心情马上轻松了起来。

两人约定,第二天就开始实践。

刘琴吃了午饭,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想着昨天的事情。

昨天晚上,吃了晚饭,刘琴正在客厅看电视,老公吴卓轩猛的过来拽走了她,狠狠地把刘琴推到卧室的床上,扒光衣服,刘琴还没来得及反应,吴卓轩的鸡巴就塞了进来,一阵狠插猛干。对於二十多年的老夫老妻,刘琴现在已经很少有这样的遭遇了,而且现在就是做,吴卓轩的力度、时长都远不如当年了。这次吴卓轩出奇的猛烈,让刘琴跪趴在床上,吴卓轩抓住贾铃的一只胳膊,在後边猛烈的顶着刘琴,一只手还不停地拍打着刘琴的屁股,很快刘琴就发出了嗷嗷的叫声。

疾风骤雨结束了,刘琴喘着粗气趴倒在了床上,难得一次体验了自己老公的威猛,刘琴心里很清楚,吴卓轩的那个特殊的爱好一定是受到了刺激。

「爽不爽啊?老婆子!」吴卓轩点了一根烟,躺好对刘琴说。

「你又犯坏了吧!不知道我都老太太了啊,那禁得住你这麽折腾!」吴卓轩抽了口烟,顿了一会,对刘琴说:「明天给你来点更爽的,我给你找人了,明天来伺候你一下!」「你就坏吧你,又找的谁啊?」其实刘琴心里早就明白了吴卓轩的想法。

「有那个赵铭啊,你也不是没和他玩过,你不还说他不错嘛!」「你们有合计怎麽折腾我啊,我可告诉你啊,我这老胳膊老腿,可架不住他们大小伙子弄了!」

「明天你就知道了!」吴卓轩起身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在刘琴的阴部狠狠地拍了一下说。

手机的铃声响了,打断了刘琴的思绪,老公吴卓轩来了短信:「他们已经来了,你快点回家吧!」4刘琴进屋,发现自己家客厅里坐着三个人,老公吴卓轩,赵铭,还一个不认识的个子高大长得挺帅的小伙,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慕枫三十岁,个子不高,长得很结实,为人很谦和斯文,贾铃认识慕枫,对他的印象很不错。

刘琴夫妻在认识赵铭前,玩过三次3P,但吴卓轩感觉并不好,他觉得对方素质太低,没什麽共同语言。那些人就知道趴着刘琴身上插,忽略了吴卓轩,而且玩的方式也不是吴卓轩所期待的。刘琴和赵铭开始做爱,是在吴卓轩介绍下单独和赵铭出去的,两个人先去吃饭,刘琴觉得和这个比自己小十来岁的男的挺有共同语言。当时刘琴并不太明白自己老公为什麽有这样的偏好,赵铭耐心的给他分析讲解了一番,刘琴觉得挺有道理。结果两个人开房去做的时候,刘琴突然觉得肚子不舒服,可能吃的有点不对劲,赵铭并没有不顾刘琴感受硬来。两个人的第一次做爱,几乎就是没做,赵铭告诉刘琴回去後对吴卓轩就说做了,而且告诉刘琴应该怎麽对吴卓轩描述做爱的过程。果然刘琴回去後,按赵铭说的对吴卓轩说了,吴卓轩觉得非常满意刺激。因此,刘琴对赵铭感觉挺好的。

一番寒暄後,刘琴觉得有点不得劲,赵铭来她能接受,甚至有点期待,但怎麽又多了陌生人呢。四个人都有点尴尬,比较健谈的赵铭也不知道找什麽话题了。

还是吴卓轩先打破了沉默:「你不是想把电脑系统从新做一下吗?再装个股票软件,小赵这个朋友就是做这个的,他来帮你弄。」赵铭也赶紧接上了话头:「对对对!嫂子,这是我朋友,姓张,他电脑很明白!」刘琴确实想修一下电脑,他和吴卓轩每人都有一台电脑,刘琴平时上网主要就是看股票,看电影,她老觉得自己电脑慢,杂音大,而且股票软件也不好使。

「嫂子,你好!我姓张,你叫我小张就行了,您电脑在那啊,我现在就帮你看看吧!」小张站起来,对着刘琴自我介绍说,刘琴觉得他比其他三个人都紧张,但目光却一直偷看自己。

刘琴家房子很大,三室一厅,孩子上大学走後,刘琴把自己电脑搬到了这个屋子。小张果然很专业,背了一个很大的笔记本包,先打开包,拿出笔记本,又拿出个精巧的工具包,开始给刘琴检测电脑。

刘琴先去自己卧室,习惯性的脱了上衣外套,然後去厨房洗了点水果,也来看修电脑。小张正在卸开电脑的机箱,吴卓轩拿着工具打下手,刘琴和赵铭坐在後边沙发上看着,刘琴感觉赵铭靠了过来,手放在她背後,刘琴挣脱了一下,但赵铭的手依然在她後背。贾铃平时穿着很有品位,夏天,刘琴穿的并不多,上边一个短身低领衬衣,下边是低腰紧身裤子。进了家,外套已经脱了,上边就一个衬衣,裤子没有腰带,腰以很低,往前探身的时候,股沟就漏了出来,赵铭的手从後边伸了进去。

刘琴知道今天修电脑只是个借口,但没想到这麽快就开始了,一时不知所措,盲目挣扎。赵铭这次来的很直接,一下子就把贾铃压到了沙发上,嘴堵住了刘琴的嘴,舌头伸进去用力搅动了起来,嘴唇死死地裹住了贾铃的舌头。赵铭的手从後边拿了出来,解开刘琴裤子前边的扣子,伸进内裤里摩擦着阴部。刘琴索性也就彻底不抵抗了,任凭赵铭玩弄,赵铭又解开了刘琴的上衣,推上去胸罩,把刘琴的奶子也掏了出来把玩。

赵铭很清楚,对刘琴这种平时贤妻良母但又内心渴望的中年女人,最好的方式是先把鸡巴塞进去狠狠插一顿,这样刘琴自然就进入角色了。但这次,和吴卓轩事先说了,要在事先计划的这种情景下尽量的玩弄羞辱刘琴,所以只能先慢慢玩刘琴了。刘琴的裤子已经被退到大腿跟,内裤也拉了下去,赵铭的手指时而插着她的阴道,时而揉着她的阴蒂。上边刘琴的两个丰满的奶子已经彻底暴露了出来,赵铭的另一个手来回揉捏着两个奶子。赵铭的嘴依然占据着刘琴的嘴,舌头在刘琴的嘴里不停搅动,还不时地把刘琴的舌头吸到自己的嘴里来。

吴卓轩视而不见地给小张打下手,小张故作镇静地修着电脑,但从他急促的呼吸声中已经看得出,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电脑里灰太多了,修要清理一下,给风扇上点油,这样杂音就能小了!」

小张对吴卓轩说。

「怎麽清理啊,这麽多灰?」吴卓轩问。

「用哪种吹头发的风筒就行,你家有吗?一吹就好了!」「有的,我去找!」

吴卓轩答应一声出去了,但他很长时间也没拿着风筒进来。

刘琴已经被赵铭扒光了,挺着两个大奶子,叉着腿一丝不挂地坐在沙发上。

一个生活舒适,工作清闲,保养极好的中年女人,虽然身材不错,但给人的主要感觉还是丰满。大腿浑圆,奶子饱满,阴部肥美,刘琴赤裸的身体,透着中年女人特有的成熟感诱惑。刘琴的皮肤很白,既是天生的,也是後来保养得好,两个大奶子虽然有点下垂了,但是白皙丰满,尤其摸上去柔软光滑,手感非常好。

赵铭对刘琴攻击的重点都放在了她的阴蒂上,食指不停地在刘琴阴蒂上揉着,此刻的贾铃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矜持,呼吸急促开始呻吟,下边的阴道已经湿润了。

「看,嫂子不行了,想要了!下边这水!发情了!嘿嘿!」慕枫对旁边还有点发木的小张说。

「来!过来也摸摸,看嫂子这身材,这大奶子,不错吧!」在赵铭的鼓励下,小张也过来了,多少有点紧张地开始摸刘琴的奶子。同时被两个男人玩弄,对刘琴来说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像今天这样,而且是在自己家里,还真的是第一次。

刘琴内心里感觉到一种羞辱感,但这种羞辱感居然让她觉得更兴奋。

「来!嫂子,给我舔舔鸡巴!舔硬了,好使劲操你逼!」赵铭和小张把刘琴换个一个姿势,让她趴在了沙发上,小张继续在後边用手抠玩贾铃的阴部,赵铭站在沙发另一端解开了自己的腰带。赵铭的鸡巴,刘琴见过也用过了,刘琴觉得赵铭的鸡巴比自己老公的长不多少,但是要粗很多,而且年龄的原因,赵铭的鸡巴要更硬更厉害。

赵铭扶着刘琴的头,用龟头在刘琴的嘴唇上蹭了几下,刘琴习惯性的伸出舌头,用舌尖舔着的龟头,然後把整个鸡巴都吞进嘴里。

「真舒服啊!嫂子的嘴可会吃鸡巴了!看来大哥调教得真好啊!」赵铭对小张说。

「是啊,嫂子真不错,身材真好,摸上去太有感觉了!」後边的小张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矜持。

「来,你也享受下嫂子的嘴!」「好啊!」小张迫不及待地脱下裤子,转到前边。

「天哪!」刘琴一惊,小张的鸡巴太大了,对於刘琴来说,赵铭的鸡巴就不小了,这个小张的鸡巴居然比慕枫的还大许多,足足能有十六七厘米,而且非常的粗,像一个小炮塔似的伫立在自己面前。

「嫂子,怎麽样!给你找的这个小伙不错吧,这大家伙喜欢不?」赵铭在後边说。

刘琴已经没法回答了,小张的鸡巴已经塞到了她的嘴里,她的嘴张到了最大,整个嘴巴都塞满了。

「哦,太舒服了!」小张一只手捏着刘琴的奶子,一边享受着的口交,过於兴奋的原因,他呼吸异常急促。

「行了,你两个别折腾我啦,快点来吧!」刘琴吐出来小张的鸡巴。

「哈哈,嫂子想要了啊?那里想要了啊?」赵铭继续挑逗刘琴。

「你个坏蛋,你在耍坏,我穿上衣服走了啊!」刘琴假装骂着。

「嘿嘿!那你哪能舍得啊!再说了,现在你想跑也跑不了了,要不听话,我们两就按着你,只玩不操,痒死你!」赵铭毫不示弱。

刘琴掐了一下赵铭,「好吧,你个坏蛋!用你们的大鸡巴快点操我吧,操我逼,操我这个老骚逼!」刘琴索性也就跟着说起来粗话,而且叉开腿,躺在了沙发上。

赵铭示意小张,小张从自己电脑包侧兜里拿出一盒避孕套,撕开包装,拿出一个,两个人开始戴上。玩是玩,安全还是第一位的,这也是刘琴对赵铭比较满意的地方。

「谁先来啊?」赵铭对小张说。

「当然你先来了!」小张说。

「你先来吧,他那个太大了,你先插一插再让他来,要不可不行,太粗了!」

刘琴说。

刘琴这个屋子里,也有张床,刘琴索性爬上床,撅着大屁股爬着,等着赵铭上来。今天的玩法,刘琴觉得有点特殊,虽然是实现安排的,她是她还是多少有一种被人凌辱,被人轮奸的感觉,而且奇怪的是,这种感觉居然让她觉得更兴奋。

撅着屁股趴着,等着人上来操自己的,刘琴也说不好为什麽自己就不由自主的这麽做了。

带好套的赵铭趴了上来,鸡巴在刘琴的屁股上摩擦了一会,猛地插了进去。

这次赵铭没什麽套路,就是狠插猛操,每次抽插地非常地狠,而且频率非常快,刘琴的身子被插的来回晃,嘴里发出杀猪般嗷嗷的嚎叫声。

小张可能是刚才太刺激兴奋了,坐着沙发上,拿出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喝了大半瓶,然後手里握着大鸡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情景。

天挺热,赵铭干的很猛,不到十分钟就大汗淋漓了,频率开始慢了下来。回头对小张挥了挥手,小张赶紧过来,换下了赵铭,还没等刘琴的屁股塌下去,就也把鸡巴狠狠地插了进去。小张的方式和赵铭一样,也是那麽猛的抽插,他的鸡巴更大,个子也更高,力气更大,刘琴被操的更是哇哇的叫。

天热,赵铭也在喝着水坐着一边看着,小张累了,赵铭又换了上去。就这样,来回的几个回合,两个人轮流猛烈的干着刘琴。刘琴是个性慾挺强的女人,但是随着夫妻二人年龄的增长,她的慾望越来越强,吴卓轩的能力却是越来越弱了。

夫妻二人的感情很好,如果没有这种特殊的方式,刘琴即使很想,也是不可能红杏出墙的。这麽猛烈的两个人的奸淫,已经上刘琴承受力达到了极限,叫喊声都变得有气无力了,但她还是希望这种猛烈的奸淫持续下去。

不知不觉中,刘琴已经被猛烈地干了一个小时了。赵铭这次拔出了鸡巴,没坐回沙发上,而是在小张上来後,拿掉避孕套把鸡巴塞到了刘琴的嘴里。刘琴此刻的姿势已经换成了平躺,小张站在床下,提着刘琴的两条腿狠狠插着她,赵铭骑在贾铃的头上,鸡巴在刘琴嘴里塞着。

小张节奏又慢了,不过这次没换赵铭来,小张躺在了床上,刘琴背对着他坐了下去,把鸡巴套进逼里。赵铭站在床上,把鸡巴塞进的嘴里,保住贾铃的头,在她嘴里插了起来,刘琴一阵乾呕,直翻白眼。赵铭拿出了鸡巴,用手撸动了一会射精了,大部分精液都喷到了刘琴的脸上,赵铭赶紧拿过来纸巾,擦乾净龟头上的精液,不让精液掉在床单上。

赵铭下了床,坐沙发上休息了一会,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夏天,他就穿了个T恤和短裤,然後开门出去了。

两个人的轮奸,变成了小张对刘琴的单独玩弄。小张的性能力很强,轮流插刘琴了一个小时後,还单独弄了刘琴四十来分钟才射精。赵铭出去後,小张换了好几个姿势花样奸淫着刘琴。

一切又恢复了开始的情景,小张专心修着电脑,吴卓轩打着下手,刘琴和赵铭旁边看着,只是没了开始那些小动作。

的了便宜的小张更卖力了,告诉刘琴,她的电脑配置其实不错的,就是系统有点老,保养的也不太细心。给刘琴做了新系统,还专门跑了出去,买回来新的风扇和麦克风音箱,给刘琴的电脑换上。

赵铭和小张修好电脑两个人就告辞要走了,刘琴坚持问风扇和麦克风音箱多少钱,表示付给小张。小张脸一红,拒绝了,赵铭也不停地规劝,拉着小张下楼走了。

刘琴坐着电脑前,操作着电脑,果然电脑比以前快多了,杂音也小了很多。

「怎麽样,电脑好使了吧?」吴卓轩走过来问道。

「你个绿王八头,找两个人来轮奸你老婆,还好意思说!」贾铃扑到了吴卓轩身上捶打起来。

吴卓轩猛地把刘琴抱了起来,扔到了床上,刘琴发出「嗷」的一声,吴卓轩已经扑了上去长途汽车站旁边的一个小饭店里,小张正在请赵铭吃饭。

「真饿了!」赵铭扒拉几口饭,咕咚咕咚喝了几口饮料。

「我也饿了,体力活啊!」小张笑着说,「开始你说这女的四十多了,我兴趣还真不太大,没想到这麽不错!呵呵!」「嘘!」赵铭指了指饭店,小张眨了眨眼。

「买东西花了多少钱,咱两AA吧!」赵铭问。

「得了吧,那点钱算个啥啊!你给哥们创造这个好个机会,我感谢你还来不及那!」「那不行,一码是一码,不是一回事!」「下次你有这样的机会,多想着哥们几回就是了!服务员买单!」小张大声喊到!

第二章淫妻教师

吃完晚饭吴卓轩坐在电脑前上网聊天,谈乱着上次玩贾铃的事情。对方聊天的也是一对夫妻,更巧的是,对方男士也是一个老师。

「前些天找人轮奸我老婆了!呵呵!」「是吗?怎麽玩的啊?」对方问。

「说让两个人来家里修电脑,丢电脑的时候,让他们把她给操了!呵呵!」「不错!一定很刺激吧!」「是!很刺激,两人轮流操她,我故意出去了。你们最近玩了吗?」「没有的啊,我哪有你们自由啊!我这工作和你没法比啊!都是教书的,没你挣的多,还忙的要死!」对面聊天的人叫沈德峰,和吴卓轩在一个城市,也是个教师。相对於市区重点小学校长的吴卓轩,四十岁的沈德峰就失败的多了,原来是市区一个三等中学的数学老师,招生困难,学校被合并了。业务和人际关系都不太好沈德峰也就成了待业,後来求人托关系,总算在郊区的一个中学又上班了。

沈德峰的淫妻倾向比吴卓轩还要重,除了爱好的原因,她的妻子境遇更差,下岗在家,没有经济收入,一切都靠丈夫养活,沈德峰在夫妻关系中占有主导地位。开始的时候,沈德峰喜欢用一些粗鲁的,带有SM意思的方式和妻子做爱,後来也就慢慢地发展到了淫妻癖好上。沈德峰喜欢看别的男人凌辱、蹂躏自己妻子,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粗暴的羞辱玩弄,他的内心里能产生一种兴奋愉悦的感觉。

沈德峰的妻子叫蒋淑萍,今年三十八岁了,以前是一个商店售货员,已经下岗五年多了,一直在家做家务照顾孩子。蒋淑萍长得很不错,170左右的个子,身形苗条,尤其是腿很长,留着长头发,走在大街上从後边看,甚至看不出已经是四十岁的人。

无论从面目长相,还是性格思想上,蒋淑萍都是贤妻良母式的传统女人,对丈夫这种淫邪想法完全不能接受。可她有没有办法,下岗没收入,娘家条件更差,还有个上高中的孩子需要供。用沈德峰的话说「你说你除了挨操还有啥用处」,离不开自己的老公,也在夫妻关系上占被动地位,她也只能内心痛苦地接受了这一切。沈德峰常对她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是你老公操你是天经地义的事,怎麽操当然也是我的事!」吴卓轩网上叙述了贾铃被轮奸的过程,沈德峰觉得非常的刺激,外界的诱惑,事业的不顺,内心的压抑,让他又产生了强烈的淫弄自己妻子的想法。

沈德峰教书的学校在郊区,离家比较远,一般只有周末他才回家住。这个周五沈德峰很晚才到家,有个同事调教育局上班了,周五下班请大家吃饭,沈德峰看着眉飞色舞的这个同事心情很糟,喝得一塌糊涂,回来倒头就睡了。

周六上午,沈德峰十点多钟才揉着眼睛起床,蒋淑萍问他吃什麽,准备下楼去买菜。虽然家境不太好,但是蒋淑萍觉得毕竟丈夫是家里的唯一挣钱机器,上了一周班了,周末回家怎麽也得改善一下生活。

「不用了!我不太饿!下午两点,刘栋请咱们吃饭,一块吃吧!」沈德峰洗着脸说。

「啊!」蒋淑萍的心里一紧,刘栋这个名字,她实在是太不想听到了。

沈德峰带妻子蒋淑萍已经玩了十多次这样的游戏了,其中大半都是和刘栋玩的。头两次,刘栋还是比较正常的喝蒋淑萍做爱,後来发现沈德峰喜欢妻子被人粗暴地玩弄,刘栋搞蒋淑萍就大胆了起来,每次都是用让蒋淑萍觉得羞耻的方式把蒋淑萍干的很惨。刘栋的鸡巴很长,足足有十六七厘米,像一个长杆的大蘑菇,不是很粗但前边有个很大的头,这样的鸡巴插进去,女人是最难受的。蒋淑萍听丈夫一说刘栋的名字,头皮感觉都有点发麻。

「要不,别去了吧!孩子晚上还回来了呢!」他们的孩子上高中了,因为是重点,一周只周日放一天假。

「你能不墨迹不?我上周就和人家说好了的!快点,收拾收拾去!别老跟个农村妇女似的!」「好吧!」蒋淑萍知道沈德峰决定的事,自己很难撼动。尤其是在这种事上。

「穿的好看点,打扮打扮,别老土拉吧唧的!给你钱,去熨一下头发!」蒋淑萍头发很好,又黑又密,所以她一直留着长头发。不过现在她基本上都是紮了起来,很少再披散开了。

蒋淑萍没办法,只好下楼去做头发。这是个很简单的小理发店,蒋淑萍家是个老是的开房小区,小区里开着各种小店舖,作为这个小区的老住户了,小店的老板娘认识蒋淑萍。

「哎呦!蒋姐,你怎麽舍得花这个钱了啊!」理发店的老板娘知道蒋淑萍平时过日子很简朴,听说她要做头发,觉得很惊讶。

蒋淑萍听了这话,心里不禁一阵发酸,迟疑了一会。

「哦!今天老沈有个同学来了,请吃饭,收拾下!要不去了太寒酸了!」蒋淑萍应付着老板娘。

「那可是!现在这人都势利眼着那,出去可不能丢人!」和很多小店主一样,胖胖的老板娘也是个话唠。

「不过我说蒋姐啊!你这麽漂亮,可真应该好好捯饬下!看你这身材,模样!我就完啦,都快胖圆了,整个一个煤气罐!」来自农村的老板娘很热情,也知道蒋淑萍难得舍得做一次头发,不但少收了一半钱,还用最认真的态度给蒋淑萍做了头发。

回家进屋,蒋淑萍发现衣柜已经被丈夫翻得乱七八糟了。蒋淑萍没什麽像样的衣服,有两件比较时髦的,还是她妹妹送的二手衣服。

「就穿这个吧!」沈德峰把一条牛仔短裤扔了过来,这也是蒋淑萍的妹妹送的。

「别穿这个吧!」这个短裤很短,夏天很热的时候,蒋淑萍也只有在天黑出去溜躂的时候才敢穿着出门。

蒋淑萍拗不过了丈夫,只能按沈德峰的要求穿戴起来。下边一条牛仔短裤,上边一件短袖背心,脚上穿了双黑色高跟凉鞋,也是她妹妹送的。牛仔短裤再配上一双干跟鞋,把蒋淑萍本来就很长的腿显得更突出了,诱人的大腿完全暴露在外边。

打扮完了,蒋淑萍收拾好衣柜,已经是一点来锺了。沈德峰看了看,觉得很满意,拉着蒋淑萍出了门。

刘栋请客的地方在西城,沈德峰住在东城,两人坐了一个来小时的公交车才到了地方。

沈德峰拨了个电话,刘栋告诉他已经在等他们了,沈德峰拉着蒋淑萍进了饭店。这几乎是这个城市里最好的饭店,一楼是大厅,二三楼是吃饭包房,四楼是KTV包房,最上边是客房。

刘栋是市区边上一个开发区的科级干部,官不大,但是很有实权,吃饭请客都能报销。今年三十五岁的刘栋不是代表性脑满肠肥的官员长相,他180多的个子,虎背熊腰,非常结实,大脑袋剃了个平头。有实权自然不缺钱花,当然也不少女人,对於年轻漂亮的女孩,刘栋感觉有点玩腻了。这种当着老公面,淫弄对方妻子玩法,刘栋觉得非常新鲜,异常刺激。

沈德峰夫妻进来,刘栋赶紧起身相迎,请二人坐下。刘栋注意到,今天蒋淑萍的打扮和以前不一样,最特别的是穿了条牛仔短裤,性感的长腿一览无余。还有一定不同,蒋淑萍居然把长发披散开了,显得更加妩媚。刘栋认识蒋淑萍夫妻是去年冬天的时候,而且最近一次玩也是今年春天时候,他的印象里,蒋淑萍不太善於打扮,穿戴很简单,给人的感觉都是比较正统的贤妻良母形象。

刘栋叫二人点菜,蒋淑萍没说话,递给了自己老公,沈德峰点了两样,又递给了刘栋,刘栋一口气点了一大堆。包房很大,环境很好,分成两个部分,靠门的部分是饭桌,里边的部分是KTV,有一个挂在墙上的大屏幕,四周是转圈沙发。

菜很快上齐了,刘栋热情地让蒋淑萍吃菜,给沈德峰倒酒、点烟。蒋淑萍很少去饭店吃饭,平时饭菜也比较单调,但面对丰盛可口价格不菲的菜肴,她一点吃的心思都没有。她很明白,丈夫不是带自己来吃饭的,很快,刘栋就会在自己丈夫的面前玩弄凌辱自己,刘栋那根长长的大鸡巴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沈德峰对刘栋的恭敬很受用,品着酒,吃着菜,心情很舒畅,想着自己老婆一会要被别人玩,心里不时地还闪过一丝兴奋。

刘栋观察着对面的夫妻二人,蒋淑萍依旧半低着头,面无表情机械地吃着菜,沈德峰心情很好,几杯酒下去,脸红扑扑的。刘栋知道蒋淑萍内心是抗拒的,但是她没有决定权,只要把沈德峰哄开心了,自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而且蒋淑萍被迫、无辜、无奈的表情和心情,让他觉得更有一种淫弄良家妇女的感觉。

刘栋起身去上厕所,准备回来後就好好的玩弄一下蒋淑萍,在她老公沈德峰的面前玩弄她。

上完厕所回来的刘栋,没回自己原来的位置,而是坐到了蒋淑萍的旁边,桌子很大,就坐了三个人吃饭,空着好几把椅子。

刘栋到了一杯酒,举手向沈德峰敬酒,另一只手却已经伸了下去。蒋淑萍的心头一颤,刘栋的手已经放到了她的大腿上。蒋淑萍的心头阵阵难过,看对面的老公,依然像当初一样吃着菜。刘栋的的手已经顺着短裤下边的边缘伸到了里边,隔着内裤摩擦着蒋淑萍的阴唇。

虽然知道这些都是无法避免的,蒋淑萍还是本能的控制着自己,她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保持平静,使劲不让自己发出异常的声音来。刘栋看出了蒋淑萍的心思,把手移到了上边,解开了短裤上的铜扣,把拉锁拉了下去。牛仔短裤没有腰带,前边的拉锁一打开,蒋淑萍的下体就都敞开了,露出了里边肉色的内裤。蒋淑萍平时很保守,内裤基本上都是传统颜色的,这条肉色内裤是出门前老公沈德峰故意让她穿的。

刘栋的手伸了蒋淑萍的内裤里边,用三个手指把玩着她的阴部,时而捏捏她的阴蒂,时而揉她的阴唇,还不是的把手指进阴道里边。蒋淑萍的表情已经很难保持平静了,为了不发出声来,她不得不偶尔咬紧牙关。

「大哥最近工作怎麽样啊!」刘栋这边玩着蒋淑萍的逼,那边还在和她老公闲聊。

「我那破工作,和你们没法比,整天忙得要死,还挣不多少钱!」沈德峰有点喝多了,眯着眼,靠着椅子上,使劲地抽了一口烟。

「都是瞎混!稀里糊涂一辈子呗!」刘栋又敬了一杯酒。

刘栋的手指已经开始在阴道里抽插了起来,蒋淑萍虽然拿着筷子,但已经没法去夹菜了,她的手攥的很紧,呼吸也开始局促了。刘栋突然又加了一根手指,两个手指快速地在蒋淑萍的阴道里抽插了起来,蒋淑萍终於忍不住了,「哦-」的一声,低沉地叫了出来。刘栋得意地笑了。

又玩了一会蒋淑萍的逼,刘栋索性把蒋淑萍抱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他靠着了椅子背上,让蒋淑萍叉开双腿,坐到了自己的腿上。牛仔内裤有点不得劲,刘栋乾脆就把它脱了下去,接着又扒掉了的内裤,蒋淑萍整个下体都光光的了。内心的难受险些让蒋淑萍掉下眼泪,在自己丈夫面前,被人如此羞辱,太难接受了。可她又无可奈何,只能接受这一切,自己的丈夫不但不会管,反而是喜於看到眼前的情景。

刘栋又解开了蒋淑萍的胸罩,把这个胸罩都拿了出去,蒋淑萍的身上就剩下了一件背心。刘栋的手已经伸进去了一只,握住了一只奶子,一边揉,一边捏着奶头。

「别,别,别这样,来人了能看到的!」蒋淑萍祈求着说。

「没关系的,我已经把门插上了!这的服务员,不叫他们也不会进来!」刘栋继续玩着蒋淑萍的奶子。

「大哥,这好几个月没见了!嫂子感觉越来越好了啊!」刘栋对沈德峰说。

「我平时忙,也没空弄她!这个骚货就该多干干!要不不听话!你替我好好收拾收拾她!」「这个没问题!哈哈!我一定帮你把嫂子伺候好了!」刘栋把背心也撩了起来,两个奶子暴露出来,蒋淑萍几乎是全裸了,她的两个奶子不是很大,有点下垂,不过她比较瘦,看起来还是很协调的。刘栋把蒋淑萍架在了自己的腿上,玩弄她的同时,还不时的和沈德峰碰杯喝酒。蒋淑萍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人玩弄的工具,毫无自主,任人玩弄,可这种难以启齿的凌辱,却又是在自己老公的面前,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了。

「来!嫂子,给我舔舔鸡巴吧!」刘栋放下蒋淑萍,拉开自己裤子拉链,掏出了那个已经梆硬的大鸡巴。

蒋淑萍已经麻木了,机械地蹲了下去,任凭刘栋把骚呼呼的大鸡巴塞进了自己嘴里。

刘栋不是在享受蒋淑萍的口交,而是一下子就把鸡巴塞到了她嘴的最深处,蒋淑萍感到一阵恶心,想吐出来,但头已经被刘栋按住了。大鸡巴抵着蒋淑萍的喉咙,足足在在她嘴里顶了一分多钟,刘栋才猛地拔了出来,蒋淑萍一阵乾呕。还没喘几口气,刘栋的鸡巴又塞了进来,这一次又足足顶了蒋淑萍嘴巴一分钟,如此几个循环,蒋淑萍痛苦难当。

刘栋的鸡巴开始在蒋淑萍的嘴里横冲直撞,一会是前後的抽插,一会是在她嘴里搅动。蒋淑萍的头被刘栋按住了,想躲也躲不了,只能承受着鸡巴在嘴里肆虐。开始蒋淑萍是蹲在地下,由於刘栋用力太大,後来变成了跪着。

「真爽,嫂子可真不错!」刘栋对沈德峰说,「不行了,我先去操她一跑了!」「嗯!好好操她一顿!」沈德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心里很兴奋,他今天喝的有点多了。

刘栋从上边拉掉了蒋淑萍身上仅有的背心,一下子蒋淑萍全裸了,脚上的高跟凉席,也由於刚才被折腾,从脚上甩掉了。

刘栋抱起来蒋淑萍,把她放到了里边KTV沙发上,蒋淑萍已经迷离了,微睁着双眼,头发蓬乱,一半长发搭到了前边,盖住了半张脸。刘栋让蒋淑萍靠着沙发,叉着腿坐着,蒋淑萍的逼完全暴露在身前。

「大哥,看嫂子发浪了啊!哈哈」「是啊!嗯,这骚货平时不太听话,你使劲操操她,帮我调教调教!」沈德峰转过身来,看着蒋淑萍的样子。

「大哥,你先来吧!」刘栋虽然这麽说着,却已经把裤子脱了下去,鞋也脱了,只剩下了上衣和袜子。

「我操她还不有的是时间啊!你先玩她吧!」蒋淑萍虽然内心觉得屈辱痛苦,但是被刺激了这麽长时间,逼里也已经流水了。她还是比较害怕刘栋操她,老公沈德峰的鸡巴比刘栋的小很多,而且近几年沈德峰也不经常操她了。本身的性格,生活压力比较大,她对性感觉也比较平淡。一下子,要让一个这麽大的鸡巴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刘栋先打开了KTV,没有目的性地选了一连串歌,都调到了原唱上,声音开得很大,在饭店包房,他也不敢太放肆了。让蒋淑萍跪着了沙发上,背对着自己,把他的大鸡巴狠狠地操进了蒋淑萍的逼里。

刘栋鸡巴进入的一刻,蒋淑萍就大叫了起来,凭她的性格,但能忍住,她是不会叫出来的,可刘栋的鸡巴,已经超过她承受的极限了。

「这个老娘们,叫这麽大声,找贼呢啊!」沈德峰走了过来,从地下捡起蒋淑萍被刘栋脱了的内裤,塞到了蒋淑萍的嘴里,被自己的内裤堵上了嘴,蒋淑萍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声了。

後边的刘栋,像一条发了情的公狗,疯狂地操着蒋淑萍,大鸡巴抽动的飞快,而且每次抽插都是一下就到底。

操了一阵後,刘栋换了个姿势,让蒋淑萍躺着,他站着地下操着蒋淑萍。一会,刘栋又换了姿势,让蒋淑萍站着,扶着KTV点歌台,他站着後边操。刘栋觉得这个姿势蒋淑萍看起来最性感,因为她的个子高腿长,站着从後边操,蒋淑萍的两个不大的奶子都晃了起来。比较喜欢这个姿势,刘栋操了很长时间,最好蒋淑萍的腿都软了,站不住了,刘栋也累了才结束。

蒋淑萍的身体并不是太好,更何况这种做爱方式,简直就是在强暴,她很快就承受不。这种方式下,蒋淑萍没有做爱的快感,有的只是痛苦的感觉,她只希望刘栋对她的奸污赶快结束。

刘栋操了足足快一个小时了还没结束,最後蒋淑萍被刘栋放到了床条沙发上,弄了两个枕垫让她趴在上边,刘栋在後边狠狠的操着。痛苦、屈辱、无奈,让蒋淑萍哭了,嘴里被内裤堵着,没哭出声来,眼泪顺着脸颊不停地掉了下来。

刘栋对蒋淑萍逼的抽插终於结束了,但这个过程还没有完。他让蒋淑萍跪在沙发上,自己站在地下,掏出塞着蒋淑萍嘴里的内裤,准备在蒋淑萍嘴里射精。

「来嫂子,含着!别往里吃,含着我鸡巴的头!哎!对对,就这样!好了啊,别动了」刘栋指挥蒋淑萍含好了自己的鸡巴。

刘栋开始自己撸动鸡巴,又让蒋淑萍用嘴裹他的鸡巴头,想着沈德峰面前,把精液射在他老婆的嘴里。

蒋淑萍很难接受在嘴里射精的,但为了能早点结束,反倒卖力的给刘栋裹了起来,很快,刘栋就射了出来,大量的精液,一滴不掉地射到了蒋淑萍的嘴里,蒋淑萍一阵恶心,差点咽了下去,赶紧用舌头顶了出来。

刘栋靠着沙发上,休息了一会,穿上了裤子,叫沈德峰过来唱歌。蒋淑萍想过去拿过来短裤穿上,可两腿发软,使了几次劲都没站起来,只好靠在了沙发上,拿了一个枕垫挡住了下体。

「大哥,你也操嫂子一下啊!」刘栋对沈德兴说,手伸到了蒋淑萍的奶子上,捏弄着她的奶头。

「喝多了,操不动了,回家再收拾她吧!」沈德兴说。

三个人都没有唱歌,刘栋沈德兴喝着酒聊天,蒋淑萍靠着沙发休息,任凭刘栋玩着自己的两个奶头。

电话响了,老式的铃声从蒋淑萍包里穿来,她使劲起身想去拿,还是没起来,刘栋赶紧跑过去,才饭桌上把包拿过来,递给蒋淑萍。蒋淑萍有个手机,最老式的,也是她妹妹送她的来着。

「妈!今天学校放假早,我提前回来了,我钥匙忘学校里了,你们怎麽都没在家啊?」对面传来的是蒋淑萍儿子的声音。

「啊!那个……你爸的同学来了,请我们吃饭,你在那打电话呢啊?」蒋淑萍着急地问。

「我在楼下小卖部打的,你们啥时候回来啊!」「我们这就回去,你别着急,别乱跑啊!」蒋淑萍有点着急地看了看老公。

「大哥!那你们回去吧!下次我再请你们!」别让孩子外边等着。

「真是的!好吧!我还想一会你恢复了,再操你嫂子一炮呢!」沈德峰摇着头说。

「那我去结账了,你们收拾下,不用着急,我完事来送你们!」蒋淑萍这次终於站起来了,走过去,捡起衣裤,挨件穿上,内裤已经在嘴里弄得湿透了,她只好吃穿了短裤,把内裤放到了包里。

刘栋把他们送到了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坚持先替他们付车钱,沈德峰赶紧阻拦,但是刘栋还是大方地扔给司机一百块钱。

沈德峰确实喝多了,回家甚至都没和儿子说话,就睡着了。

饭店的菜没吃多少,蒋淑萍临走的时候基本都打包带回来了,儿子看爸妈带回来了菜,赶紧打开品嚐。

「妈,我爸啥同学啊,这麽有钱啊!看这螃蟹这麽大个!」儿子边吃边说。

「行了,你快吃吧!」蒋淑萍心里一阵酸楚,打住了儿子的话。





相关链接:

上一篇:中年浪婦 下一篇:新娘和淫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