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防屏蔽导航网站:https://23lu.xyz/?douse698
防屏蔽邮箱:scjiuuqx@gmail.com 找不到本站的用户请发邮件获取最新地址
最新防屏蔽域名福利不断
LOADING...

www.henludvd1.com本站地址找回器

LOADING...

三国艳情别传[完]

发布日期:2019-04-06  



   第001 回意外穿越这里是一个旅游胜地,山清水秀。前山有道观,游人如潮。
  唉,这些年旅游真成了时尚。在这个季节,到这里来图个清静简直是天方夜谭。好不容易挤进了道观,在后殿
处找到了一个小道士。
  「请问魏道在那?」
  我说。
  小道士抬头看了看我。
  「您找魏道干啥?」
  看得出魏道还是个挺受尊重的主。
  「噢,我们是朋友。今天我是专程来访友的。」
  小道脸上有点疑惑,毕竟魏道年龄已近花甲,有这么年轻的朋友?
  「他现在后山,嫌这里太吵,去年就搬过去了。」
  小道是个很热心的人。「你给他挂手机吧,他的手机号码是——」
  现在的老道士居然连手机也有了,还如何潜心修行?
  我是个经历颇为复杂,交际很广的人。这些年头,做生意需要广交朋友,多条朋友多条路。魏老道可不是一般
的人,可以说是一位易学大师。流年不利,遇到这场金融危机,来找老道给指点一下迷津。
  后山可是个好地方,尤其是老魏住的这个地方,旁边一条清澈的小溪,周围种着花草果树,四周非常安静,与
繁华的都市完全两种感受,真是修心养性的好地方。
  走走停停的给老魏打了好几个电话,围着后山转了大半个圈,终于到了老魏的住处。
  老魏穿着道袍,还是前年见过的那个样子,只是那胡子更白了,身体看起来蛮硬朗的。
  「小子,最近生意不错吧。」
  老魏倒了杯茶递了过来。
  生意好到这个地方干嘛。想是想,但到了嘴边,应酬道:「还行。」
  老魏拿了那不知是那个朝代的古铜钱,递给我。这是占卜的道具。我冥思片刻,把那三个铜钱连扔了六次。这
是占卜的程序。
  老魏拿笔在纸上划了半天,老魏凝重道:「财运不佳,另有血光之灾。」
  不会吧,不会这么衰吧。天呢,我刚过了几天好日子,还没活够呢。为了所谓的事业,至今尚未婚配,怎么就
要挂了。我不由有些垂头丧气。
  老道可不是个忽悠人的人。这些年来,做生意经常碰到或这或那的嗑撞,往往被老道的三言两语,化解为无形。
当然,也存在心理方面的原因,毕竟处事的心态往往能够改变事情的结局。
  「怎么办?请您老指点指点。」
  我笑着问,脸上挂满了讨好的笑。
  真是奸商的本质,有事求人的时候,笑是最廉价的。
  「这样吧,你先在我这住几天吧。先把公司的事安排一下,我给你准备道符。」
  不敢不听这老道的话,他的话拽得很。
  几个电话安排了公司的公务,让那几个牛哄哄的「海龟」忙去吧,老子可要彻底的放松一下了。关掉手机,现
在该好好歇一歇了。
  三天了,真是享受的日子。老道真会挑地方,环境清净,离小镇也不远。真爽啊,没有那么多没完没了的应酬,
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的故事。唉,无事一身轻。
  「小金,这张符可要拿好了,说不定这东西能救你一命。」
  老魏拿着一张上面划满红红绿绿条纹的黄色纸片,微笑着说。
  我小心翼翼的把这张符贴身藏好。
  「千万拿好了,你小子说不定还有一番奇遇呢。」
  他的笑容里有一些神秘。
  这是第五天了,这人呢,真是贱得很,刚刚闲了没有几天,新鲜感就没了。太平静的日子,没有酒红灯绿,还
真是适应不了。
  爬山吧,在这里,爬山是最方便的健身活动。
  两个小时后,到了后山的高峰。天公不作美,刚上山,天就阴了下来。倒霉,这回肯定要淋成满汤鸡了。
  一道闪电,哇。
  头痛。
  恢复知觉后的第一感觉。
  好像还没死。
  这是那里?刚才可是在山顶,现在旁边连山的影子也没有,四周望去,只是一片绿色的原野。习惯性的看看手
表,妈的,手表不见了,再看看衣服,怎么是拍电影的道具衣服。
  这是那个混蛋,跟老子玩这套,找死!
  走吧,先找到人再说。
  天快黑了,终于找到了一户农户。
  房子很简陋,像果园里看园子的小屋,院墙是用树枝插起来的,房子是土坯的墙,房顶是真正的茅草屋盖。总
算看见了人,从树枝的空隙里看见有个老人在园子里劈柴。
  「大爷,这里是——」
  我话未说完,因为我发现老农穿的衣服是古装,愣了。
  「公子,大爷两字,老朽愧不敢当。」
  老农见我衣着华丽,笑着拱了拱手。
  「这,这是什么地方。」
  「公子迷路了吧,此地隶属武陵郡,从此往北走五里是官路,然后东去三十里就是武陵郡城了。」
  我的脑子里一阵迷糊。是穿越了?一不小心穿越了?
  在确定穿越的可能性超过百分之九十九后,我的心里是一阵惆怅,亲朋好友都在遥远的异时空;一阵苦恼,怎
样才能回去呢?这个年代的生活和现代生活相比可是枯燥无味的。最后是一阵激动,毕竟在异时空里,可以利用现
代文明创造奇迹,说不定可以有所作为,改变历史。
  既来之则安之。中平元年,到三国了。哈哈,曹操、刘备、孙权,我来和你们玩玩,嘿嘿,拿你们的头当球踢
着玩。当然,一个不慎,让人家拿咱的头当球踢,可能性会更高。
  在老农家借宿一晚,哎哟,那是床吗?硌得后背发痛。那饭菜,哎,可真是忆苦思甜。
  第002 回初入尘世第二天一早,梳洗时突然看见水面倒影。
  这是我吗?我看着水里的倒影,不觉有些呆了。
  我怎么越活越小了?再说我青年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帅。
  帅点就帅点吧,这可是泡妞的本钱。
  究竟是怎么回事?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索性不去考虑,顺其自然吧。
  洗完了脸,沿老农说的方向上了官道,问明了路径,往武陵方向走去。
  官道上行人不多,稀稀拉拉。平常养尊处优,几里路走下来,觉得有些劳累。
  正在这时,官道对面几个骑马人疾驰而来,几人均为短衣打扮,像极了古装戏里的家人。
  官道上行人不多,穿着华丽的我,倒显得有些鹤立鸡群。那几人一看见我,勒马向我匆匆走来。
  老子不会这么衰吧,碰到恶奴找事。打架我可不怕,老子五岁习武,从小到大不知得过多少冠军。来吧,待会
打得你们满地找牙。
  「公子,终于找到您了。老夫人在家可急坏了。」
  为首那人过来拱了拱手,毕恭毕敬的说。又扭头说:「金寿,速回去禀告老夫人,说公子已找到。」
  「我,你,你们认错人了吧。」
  不会吧,我可不认识他们。
  「公子,小的是金福,您这是怎么了?」
  那人把我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感到有些奇怪。
  骑马比走路爽多了,看着这几个彪悍的奴才,哼,既然是公子,咱现在的身份不低嘛。管什么真假,兵来将挡,
先去瞧瞧再说。
  「唉,唉唉,我昨天好像把头给摔了一下,怎么什么事也想不起来了。你讲一讲——」
  可是地地道道做了几年的奸商,嘿嘿,还没到武陵,就把三国时代自己的身世弄得明明白白。
  整了半天,从若干年后溜达到了三国时代,摆身一变,名叫金旋。
  三国历史上,金旋是个小人物。《三国演义》讲述,金旋为武陵太守,张飞引兵前去夺取武陵,金旋率军出战,
战败返城,武陵从事巩志,反叛占据城池,一箭射死金旋。
  老天爷呐,您是否可怜历史中金旋的悲惨结局,让我到这里来为他扬眉吐气。
  听家奴讲,金旋原籍北海东莱,父亲原为武陵太守,三年前去世。因父亲在武陵经营多年,因此合家定居武陵。
母亲黄氏,南阳人,出身世家。金旋文武全才,文从师于司马徽,武从师于娘家舅舅黄忠。昨天刚行冠礼,有族人
从西凉带回一匹宝马,送给金旋作为贺礼,不料此马性烈,午后官道上试马时宝马受惊,金旋骑在马上……天呐,
看来是灵魂附体。黄忠黄汉升,那可是刘备手下的五虎将之一,竟是舅舅。哈哈,哈哈。金旋乐得合不拢嘴了。
  刚进家门,一位紫面大汉,相貌威严,身材魁伟,正是黄忠黄汉升,有万夫不当之勇,名传青史。黄忠扶着一
位中年艳妇迎了出来。金福等下人一齐行礼,「夫人,舅老爷。」
  噢,看来,这就是母亲黄氏和舅舅黄忠了。
  「娘,舅舅,儿不孝,让娘挂心了。」
  金旋(我)可真拽,这么一会工夫就扮得像模像样。
  「没事就好,唉,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
  黄氏不禁又落泪了。
  「旋儿这不回来了嘛,先进屋吧。」
  黄忠说完扶着黄氏往堂屋走去。……入世的第一天糊里糊涂的度过,具有奸商本色的金旋(我)可不是盖的,
装的可真像。哈。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第二天清晨,终于露馅了。
  一大早,金福前来伺候更衣,换上练功服,说舅老爷要传授武术。金旋一听顿觉头大如斗,看来瞒是瞒不过去
的,练武场上随机应变吧。
  练武场上,金旋编出了一套合理的谎言。
  「舅舅,旋昨日从马上摔了下来,伤了头部,很多事都想不起来,除了娘和您,连一些家人都记不起名字来。
又怕您跟娘担心,昨日未敢提起,请舅舅见谅。还有,请舅舅帮忙保密,不要告诉娘亲。」
  黄忠是个沉稳的人,但一听金旋如此,也不由有些急了。毕竟是外甥加徒弟,连家人都认不过来,武功套路一
点也没有印象,这不等于武艺全废了吗?
  「舅舅不要心急,这样吧,您把武功重新教旋儿一遍,旋儿一定会尽快把武功恢复的。」……金旋鼓起三寸不
烂之舌,将这位为外甥冠礼来武陵小住的黄忠黄汉升,就这样让忽悠在了武陵,倾心传授武功。
  所幸,古代金旋的身体内已好了十多年的内功底子和招式习惯。三个月后,金旋(我)竟把以前那位金旋的功
夫底子给找了回来。
  黄忠的内功心法和武技,乃是祖传,其内功在于强身,武艺则气势宏大,适合战场拼杀。古代的内功武艺确是
不同凡响。似乎中国古代的武术精华竟似失传,现代的内功除了健身,应用于武技却已威力不再。金旋将古代功夫
与现代理论融合一体,功夫真是一日千里。黄忠断言,此子武功,前途限量。
  几个月朝夕相处,黄忠感觉金旋的情性大变,比往昔沉稳许多,决事果断,思路明晰,而其偶尔流露出一些对
武学的观点、看法,常常令黄忠大为讶异。金旋(我)凭着记忆里的武术,尤其是截道拳的基本动作及发力原理,
和现代流行的太极拳拳理,与黄忠一起探讨。一代名将黄忠竟让金旋所说的这些道理,迷得忘乎所以,竟似武痴一
般,整日研究改进武术。
  金旋得到明师指点,进步神速;而黄忠也因金旋阐述的武学原理,改良家传武艺,自己获益非浅。金旋不经意
间显露的野心,也让黄忠大吃一惊。黄忠不禁有些疑问,难道失踪的那个日子,金旋有什么奇遇?
  第003 回行万里路(一)
  中平二年初,金旋思及黄巾之乱将至,而今朝政腐败,张让、何进等公然贪贿,标价卖官。金旋与黄忠商议:
「今朝政混乱,导致民不聊生,乱兆已生,旋欲携万金进京,谋取一郡之地。则进可济世救民,退可保卫一方百姓
安宁。舅父以为如何?」
  黄忠道:「旋儿年少志高,舅父心中欣慰。有志则当速行,舅父薄有家财,当鼎力相助。」
  主意已定,金旋筹集好资金,向母亲请行。曰:「旋今赴京求职,沿途结交天下英俊。所谓『行千里路,胜读
万卷书‘。旋不孝,不能侍候眼前,望娘亲保重身体。旋已求舅父,举家迁来居住,以便照应,请娘亲允准。」
  黄氏见金旋去意已决,道:「如此要一路保重,速去速回,不要让娘担心。」
  金旋(我)记忆中,三国之时,谋略著名者有诸葛亮、庞统、周瑜、司马懿、郭嘉、贾诩、曹操、徐庶、陆逊、
邓艾、姜维等,勇将著名者有吕布、关羽、张飞、赵云、马超、黄忠、夏侯淳、夏侯渊、张辽、颜良、文丑、张合、
甘宁、许诸、典韦、孙策、太史慈、甘宁等。曹操等狼子野心,不甘受人驾驭。姜维、关兴、张苞、陆逊等恐怕尚
未出世。诸位谋士、勇将的籍贯、年龄、经历等,金旋仅凭记忆,模模糊糊。虽然有心寻找,然而此时的交通、通
讯太过落后,找寻难度极大。
  行千里路,一切随缘吧。真要把这些文臣武将找到,地没有一城,军没有一卒,如何让人归服?在这冷兵器时
代,地盘、实力往往是争夺人才的关键!
  择得良辰吉日,金旋带几名家奴出发赶往洛阳。(为什么黄忠不跟来?黄忠已经娶妻生子,整天陪着金旋,让
漂亮的黄大嫂守活寡呀,做人要厚道。买官就一定要想办法买个大官,争天下讲究的是实力,最小也得买个郡守。
  南阳隆中,那里可有一位千古流芳的人物——诸葛亮,趁着刘备老人家还没有三顾茅庐,金旋一定要捷足先登。
据史书上讲,此时诸葛亮年龄尚小,既然顺路,需要尽快探听一下。即使其年龄尚小,也需要多交流一下,以后请
其出山之时,也可少些波折。
  费了很多口舌,终于打探到南阳隆中诸葛家的茅庐所在。前面马上就要到卧龙冈,遥望山畔数人,荷锄耕于田
间,而作歌曰:「苍天如圆盖,陆地似棋局;世人黑白分,往来争荣辱:荣者自安安,辱者定碌碌。南阳有隐居,
高眠卧不足!」
  金旋听闻此歌,知道《三国演义》?a href=https://kkk843.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源烁栉罡鹆了鳎挥尚闹邪迪病Q八际欠褚蛭┰剑纬珊?br />应,将这三国历史搞得乱七八槽,那可就大事不妙,如历史记载与现实不相符,那金旋寻求贤才的名单可就无什么
大用处了!
  金旋寻思到此,勒马问农夫道:「此歌何人所作?」
  农夫答道:「乃卧龙先生所作也。」
  金旋道:「卧龙先生何样之人?」
  农夫曰:「卧龙先生年刚及冠,传闻其才高八斗。」
  金旋闻言大喜,暗思这《三国演义》中所述恐与三国现实不符。幸亏此次前来,不然可真是耽误大才了。不过
金旋心中又浮出一丝担忧,此诸葛亮的才能与历史上传闻相符吗?既然诸葛亮的年龄与史书记载不相符,那《三国
演义》所描述的有多少是真的?自己拟出的求贤名单中的那些谋士武将,是否真与史书所载有那样的才华呢?
  沿着山南小路,金旋穿过一座高冈,冈上有块大石,上书「卧龙冈」三字。沿途所见,清景异常,山不高而秀
雅,水不深而澄清;地不广而平坦,林不大而茂盛。
  金旋到庄前下马,扣门而呼,有位少年出来接着,让到中堂。金旋施礼道:「不知贵姓大名,如何称呼?」
  少年慌忙答礼道:「吾姓诸葛名均,请教先生此来何事?」
  金旋道:「武陵金旋久慕孔明先生大名,无缘拜会。请通报令兄,得瞻道貌,实为万幸,」
  诸葛均道:「公子稍待,家兄现在后堂尚未醒来,吾即通报。」
  诸葛均转入后堂。半晌,诸葛亮整衣冠出迎。金旋见诸葛亮身材修长,面如冠玉,头戴纶巾,身披鹤氅,飘飘
然有神仙气概。金旋下拜道:「武陵金旋,久闻先生大名,如雷贯耳。今得相见,实为万幸。」
  诸葛亮曰:「南阳野人,疏懒性成,得公子看重,不胜愧赧。」
  二人叙礼毕,分宾主而坐,童子献茶。
  茶罢,诸葛亮说:「久闻旋兄才名,亮年幼才疏,不堪如此厚爱。」
  金旋道:「天下即将大乱,旋心悯天下苍生,欲成大事,望先生不弃鄙贱,出山相助。」
  孔明曰:「亮乃一耕夫耳,安敢谈天下事?况公地无一城,兵无一卒,如何成得大事?」
  金旋曰:「大丈夫抱经世奇才,岂可空老于林泉之下。旋以天下苍生为念,今汉室倾颓,奸臣窃命,旋欲伸大
义于天下,虽迄今无所就。然今朝纲腐败,官职标价而售,旋颇多家财,一郡之地唾手可得。天下大势,分久必合,
合久必分。今圣上宠信宦官,远贤才而近小人,此乱兆初现也。官贪而民贫,若逢灾年,流民遍野,若有人揭竿而
起,天下必大乱。民变不足以灭汉,然必动摇大汉根本。各郡守聚兵以自守,久之则诸侯强而汉室弱,成强食弱肉
之局。旋今赴京求官,谋一郡之地,同时广纳豪杰贤才以为己用。广积粮,勤练兵,以待天时。此得天下之基础也。」
  诸葛亮又发问:「何为政?何为军?何为君?何为民?」
  金旋知诸葛亮乃当世大贤,不敢大意,忙答曰:「政乃民之政,富民即为政之根本。军乃国之军,强军保国为
军之根本。君为舟,民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诸葛亮问:「民何以富?军何以强?」
  金旋答道「整农具,修水利,减赋税,改税制。让利于民,民富则国强。屯兵于田,练兵于农闲,改兵制,练
军魂,人以兵而荣,则军为不败之军,兵为常胜之兵。」……「主公大才,亮愿效犬马之劳。」
  诸葛亮为金旋雄才大略感动,见其见识不下自身所学,许多政见颇与自己暗合,不由惺惺相惜,遂认金旋为主。
  (真是明主啊,天下形势一席话变得一目了然,都预测到几十年以后了。知己呀,连《出师表》上的话都给忽
悠出来了,能不知己嘛。
  金旋在诸葛亮草庐待了几日,整日与诸葛亮谈武论兵,获益非浅。金旋见诸葛亮学识渊博,足智多谋,对治政
与治军均有独到的见解,观人待事视角独特,诚为一代人杰。
  临行前,金旋想起庞统、周瑜。对诸葛亮道:「吾今住洛阳谋求官职。江东贤才众多,庞士元、周公谨均有大
才,请孔明可往访之,若求之为吾等臂助,必受益非浅。」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江湖淫娘未完 下一篇:恋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