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防屏蔽导航网站:https://23lu.xyz/?douse698
防屏蔽邮箱:scjiuuqx@gmail.com 找不到本站的用户请发邮件获取最新地址
最新防屏蔽域名福利不断
LOADING...

www.henludvd1.com本站地址找回器

LOADING...

[纠结的人生]1~22作者smallboo

发布日期:2019-03-11  



 


               纠结的人生
字数:45340
作者:smallboo
2014/03/21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
  事先声明,这篇文章既包括幻想也包括真实经历,小弟生活中很多事都很纠
结,所以决定写出来。因为是真实人物,所以我的故事基本上没什幺图片,还请
各位看官见谅。
***********************************
            (1)启蒙——妈妈的往事
  大家可以叫我斌,我的姓名其实很简单,爸的姓加妈的姓最后加上这个斌字
取个文武双全的意思。
  我的故事要从小学开始说,先说说我的爸妈吧!
  我爸是一名军人,现在已经退伍了,在我15岁之前,他一直在外当兵,因
为部队分配来到我的家乡,而部队驻扎在我外婆家旁边,一次训练的时候看到了
身材丰满、面容水灵的我妈,一见锺情就展开了追求,我妈对我爸印象也很好,
于是两个人就很自然的在结了婚,然后就有了我。我刚出生,我爸就被分配回入
伍地广东,于是留下我妈一个人一直在这边带着我长大。
  这些都是听我妈常说的他们相识的故事,我一直觉得我妈很坚强,一个人带
着我在这边生活了十年,而且没什幺文化,虽然过程中有些贵人相助,但是想想
整个过程还是觉得很厉害。
  我的记忆是从我6岁开始,之前太小也没留意什幺特别的事。
  我6岁之前,我们的生活都是靠我爸寄回来的生活费勉强过着,我妈没有稳
定的工作,一直都靠卖各种小东西赚取些生活费添置家用,家里的情况一直都很
拮据,为了省钱,我妈租了一个老头的木屋房子的二楼阁楼当作我们的栖身地,
木屋房子的二楼被改成一房两厅的格局,我妈把其中比较小的一厅做成了厨房,
运气比较好的是,二楼有单独的卫生间,不至于要和楼下的老头共用一个。
  我妈没让我上幼儿园,而是每天带着我到处去卖东西,她之前当过一段时间
小学老师,于是亲自教我读书写字,她教我读书的时候很严格,有时候我顽皮她
还会狠狠的打我,所以我虽然没上学,但是认字什幺的还是比同龄人强。
  在日常生活的其它情况,她一直都很温柔,每天晚上都会抱着我睡觉。在我
的眼里,我母亲一直是一位端庄美丽、温柔大方的好女人。
  而到了6岁的时候,我妈意识到她能教我的东西已经不多了,必须想办法凑
钱让我去上学,于是我妈在布艺市场里买下了个摊位,开始卖布的生活。
  布艺市场女的居多,一般年纪比较大,我妈那个时候大概28岁,印象中那
个时候她的身材还是保持得比较好的,虽然没有青春少女的窈窕,但是32C的
胸在那个年龄还是很挺的。我妈的屁股一直很丰满,而且很翘,所以布艺市场的
女人看我妈的眼光大多都是嫉妒及厌恶,而布艺市场的男人们则眼睛闪闪发光。
  我妈没什幺人际关係,卖给她的布摊是在市场的角落里,那是一个很阴暗的
角落,旁边就是公共厕所,可以说环境非常的差。
  我妈想靠着这幺个地方改善我们的生活,但是现实是残酷的,事实证明,搞
不好人际关係很难在社会中生存下去,週围的女摊主们都以我妈为共同敌人,开
始联合起来抢客,每个要经过我们布摊的客人都被抢走了,那段时间基本上一点
收入都没有,眼看着日子快要过不下去了,我妈却毫无办法,只能每天晚上长吁
短叹。我没什幺能帮她的,只能在抱着她时抱得紧紧的。
  女人的嫉妒是非常可怕的,布艺市场里的男摊贩们看到这阵势都只是远远观
望,毕竟很少有人为了当一次英雄而成为这群愤怒女人的公敌。但是除了一个男
人,他的全名我不记得了,只记得我妈叫他强哥。
  强哥的身高大概176左右,比较壮实,皮肤黝黑,一看上去就感觉是个很
靠得住的男人。準确的说,强哥不是个摊主,或者说,曾经是个摊主,他在布艺
市场名望还不错,早些年因为生意做得好,自己出去开了服装店,同时还请了人
来打理他的布摊。布艺市场是个认熟的地方,所以,即使他本人不打理,这个布
摊的生意还是很不错的,基本算是他的第二收入来源,他自己则偶尔过来看看。
  强哥第一次见到我妈的时候,有些看呆了,直到我开始发育了才知道,那眼
神中的火热是什幺意思。
  他恢复神情后,就很热心的帮忙我妈打理摊位的杂事,我妈也不是青春少女
了,知道他的想法,所以处处避着他,他想过来帮忙,则能推就推。
  但是一个孤身女子的确很多事不太方便,比如搬货什幺的,我妈以前一直都
是咬牙自己坚持,每次都一身伤。有个强壮的男人主动帮忙做事,我妈也不太想
拒绝,每次强哥帮了忙,我妈就会下厨做两个好菜,然后用我家自家酿的米酒犒
劳下强哥,这也许就是我妈觉得保持距离的方式。
  有次我妈正在接待难得找过来的客人,隔壁几个女摊主又过来抢客,碰巧强
哥这个时候过来看望我妈,看到眼前的情况,大概猜到了七、八分,然后他亲自
过去接待客人,几个女摊主刚想说话,就被他兇狠的眼光盯了回去,只好怏怏的
回到自己的摊位上。
  那是那天我妈的第一笔生意,我妈有些不知所措的接过强哥收到的钱,强哥
默默地坐到我和我妈对面的椅子上。沉默了很久,然后他问我妈:「这种情况大
概多久了?」
  「也没多久。其实没什幺的,我能应付。」我妈还是倔强的不想他帮忙。
  强哥听到我妈的回答,有些怒意的说:「你不说,以为我查不出来?你要拒
绝我的帮忙也不是在这种时候吧?你说,你自己怎幺解决?你想过你的孩子怎幺
办没?」
  我妈沉默着看看手里的钱,又看看我,委屈的眼泪终于掉下来了,那大概是
我第一次见我妈掉眼泪。
  强哥看到我妈掉眼泪,也怔了半天:「你放心吧,这事我会帮你解决的,但
是到时候你得用你家最好的米酒好好犒劳我。」
  「强哥,我知道你人好,我也知道你想什幺,但我是有老公有孩子的人,我
不值得你对我这样。真的。」
  强哥笑笑说:「妹子,我知道,也许我们是没结果的,可是我就是想帮你,
情不自禁的。」说完这话,强哥就走了。
  强哥说的办法很直接,先是直接买了我妈摊位旁边两个摊位,并把他们和我
妈的摊位联合在一起,作为一个大摊位,原本说赚了钱我妈6他4,但是我妈坚
持不让,最终两人达成55分帐的协议。
  再是强哥帮我妈联繫他的进货渠道,保证成本降低,接着就是带着他的熟客
直接上门,还找人专门贴了广告。那些抢客的女摊主们看到这个架势也不好再插
手,于是客人越来越多,生意也越来越好,我们的生活也渐渐不再那幺拮据了。
  我妈心里其实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强哥帮的忙,但是强哥一直没提。越是不
提,我妈越觉得不好意思,于是有一天逮空的时候,就跟强哥说:「强哥,这次
事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今晚你就来我家吃饭吧!」强哥抬头看着我妈的眼神中
又出现了曾经的火热,但他还是很平静的说好。
  那天晚上,我妈特意做了几个强哥喜欢吃的菜,然后从我外婆家拿来了珍藏
的米酒。
  强哥那天很开心,一杯又一杯的,不停地喝酒,还不停劝我妈喝,我妈想着
是要谢谢强哥的,所以也就没有拒绝。但是我妈的酒量并不好,她大概喝了半壶
的时候,脸已经红得很厉害了,眼神也很朦胧,再加上穿的是一件宽鬆的裙子,
为强哥倒酒时很容易就看到胸罩,我妈没醉的时候还记得挡一下,醉了以后就完
全忘记了,所以强哥一下子看呆了。
  他突然跟我妈说:「很晚了,小斌要睡觉了吧?你看都11点了。」
  我妈看看钟觉得也对,就对我说:「小斌,你快去刷牙,準备睡觉吧!妈妈
今天有点晕,所以不能帮你洗脸了,你自己洗。洗完你先去睡吧,我招呼完你强
叔叔再去睡觉。」
  「可是没有妈妈抱抱我怕睡不着。」
  强哥哈哈大笑:「小斌真幸福,每天晚上都能抱你妈。快去吧,今天你妈要
陪强叔叔喝酒。」
  我妈嗔怪道:「你当着孩子的面乱说什幺呢!」然后对我说:「快去吧,妈
妈也要不了多久就去睡了。」
  我闷闷不乐的应了一声,就去刷牙了。刷牙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强叔叔的
声音:「妹子,你今天真漂亮。」
  「瞎说啥,都老了,有孩子了,肚子都有赘肉了。」
  「在我眼里,你最漂亮。」
  「……」
  「妹子,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你了。」
  「强哥,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可是我有老公了,我更喜欢我老公。我知道
你的想法,可是我不会对不起我老公的。」
  「你那死老公躲在广东当兵,每个月就寄点生活费过来,他知道你这边过得
有多苦幺?你还想着他?」
  「……他只是服从部队分配,他说过一定会回来的。」
  「哼,男人都这幺骗人的。」
  「你不也是男人幺?」
  「妹子,我管不了那幺多了,我要你。」
  「强哥,别……强哥……」
  然后就是断断续续的一些声音,没了完整的话。
  我刷好牙,洗好脸,就出去客厅了。去到客厅看到我妈的睡裙有些皱起,好
像被掀起来过,我妈的脸更红了,不知道是什幺原因,我妈和强哥的神情都有些
慌乱。
  「你洗完了就先去睡吧,你强叔叔也快走了,我马上去陪你。」
  「嗯,好,我先去睡了。」然后我就进了卧室,关上门后听到我妈说:「强
哥,我知道你是喝了酒把持不住,我不怪你。我要陪儿子睡觉,你先回去吧!」
  「妹子,你就这幺抗拒我?」
  「我……」
  「我哪点比不上你丈夫,你说。你不是要感谢我幺?那我现在想要你,你不
能拒绝我。」
  我听到一些衣服撕裂的声音以及我妈惊恐的说话:「强哥,不行……不行,
唯独这个不行……强哥,别,我求你了……」然后听到了我妈的哭声,以及碗摔
在地上的声音。
  「强哥,别,我真求求你……强哥,强哥,我有老公的,我孩子还在里面,
别……」突然,哭叫声没了,我听见一声闷哼:「啊……」接着传来了桌子「嘎
吱、嘎吱」的响声,以及我妈一阵一阵的哼声。
  「妹子,真的……我终于……」强哥的声音渐渐小了,我听得不是太清楚,
有些断断续续。
  「妹子,你奶子真大。」
  「妹子,你屁股……真爽。」
  一阵翻动声。
  「妹子,你这样趴着……翘起,太爽了。」
  「妹子,你好紧……真……爽!」
  「妹子,其实你也想男人的吧,你看你都……」
  「妹子,妹子……」
  「啊……啊……你别说话了,别把我儿子吵醒,轻点,轻点……啊……」
  「那我说小声点。你儿子在隔壁……刺激!」
  「不,啊……不是的,嗯……你……我……我……我……轻点,轻点……你
太大了,轻点……」
  「轻点?那我轻点,慢点。」
  桌子的「嘎吱、嘎吱」声慢了下来。
  「你……你讨厌,我好难受,快点……」
  「快点什幺?」
  「快点,快点,你讨厌。」
  「妹子,我就想听你说,你要什幺?」
  「我要……」我妈的声音越来越小,听不清楚了。
  「听不到,太小声了。」
  「讨厌,我儿子听到怎幺办?」
  「他才6岁,懂个鸡巴,我要你大声说。」
  「不要,我才不要。」
  「那我不动了。」突然桌子的「嘎吱」声停了。
  「你……我好难受,你讨厌……」
  「你说不说?」
  「我要你……」
  「还是太小声。」
  「我要你操我!!」
  突然桌子的「嘎吱」声剧烈地响起来了。
  「用力,用力……对,就这样……用力,操死我,我被操了,啊……啊……
我被强哥操了,我出轨了,我是个贱女人,我要让我儿子听见我被操了,啊……
好舒服,操死我……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我的大不大?」
  「大,好大……操死我了,我要死了……」
  「喜欢大鸡巴操你不?」
  「喜欢,喜欢……用力,啊……啊……啊……我是贱女人,我喜欢大鸡巴操
我……啊……啊……」
  「妹子,我想天天操你。」
  「好,用力……啊……啊……啊……用力……天天来操……操我……啊……
啊……」我妈一阵长吟声后,桌子的响声停了。
  外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我妈说:「强哥,我……我对不起我老
公,我不该这幺做……你回去吧,我们以后不要见面了,这是唯一的一次,你走
吧!」
  「妹子,你刚不是这幺说的哦!」
  「你混蛋,是你欺负我的。你走,现在马上走!」
  「妹子我……」
  跟着听到了关门声。然后我看到我妈进来了,衣衫不整,露出大半个肉球,
还能看到红色的乳头。她默默地把一条裤子丢到了换洗内衣裤的桶里。
  「妈,你的衣服怎幺破了?」
  「没事,刚刚被桌子给刮破了。快睡吧!」
  「我要抱抱。」
  「嗯,妈妈抱。」
  「妈,你的奶奶今天怎幺有点硬?」
  我感觉妈的身体一颤:「没事,睡吧!」
  「嗯。」
  第二天,我妈就去布摊把赚来的一半的钱给了强哥,然后就离开了布摊。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幺,我只是很奇怪为什幺
妈妈突然转变了态度,离开了那个布摊。而且,自从那天以后,我妈再也不和我
一起洗澡了,经常自己一个人洗澡,而且洗的时间总是很久。
  直到我初中的时候偷偷的看了A书,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幺,也知
道了那天晚上我妈高喊的那些话是什幺意思了。我妈的形象在我心里变成了两个
极端,一个淫蕩,一个端庄。
  我有些恨强哥,恨他改变了我妈在我心里的形象,却又不知道该怎幺去恨,
强哥毕竟在我们娘俩最困难的时候给了最大的帮助,他渴求的一次,难道我该恨
他幺?难道我妈该恨他幺?或许,我妈心里并没有排斥这个男人,一个女人在最
需要保护的时候被保护了,这不是她最期望的事情幺?
  从知道那天开始,我经常在梦中操我妈,后来知道自慰后,也经常幻想着操
我妈,幻想着我妈高喊着「我是贱女人,我要你天天操我」,最终射出去一次又
一次。而现实里,我知道这不符合伦理,但我还是会忍不住看着我妈的大屁股幻
想着她被操的神情,鸡巴一次又一次可耻的硬起来……
  我想,这是形成我纠结的人生的第一件事。
                (待续)
            (2)探索——表妹的故事
  自从这件事以后,妈妈似乎更小心了,生活的过程中尽量不接触男人,好在
之前强哥帮忙赚了些钱,可以考虑一下做其它的事。
  当时家电行业很火,电视机、空调什幺的都是大热物品,我妈决定出一部份
钱,决定和我大姨合伙开家电。但是两个女人没什幺本事,也不懂电器的东西,
更不会修电器。进的货源虽然小心翼翼,但是还是因为别人厂家忽悠还是有买错
的时候,买错了货就只能积压在仓库了。
  本来电器是有保修的,但是我妈什幺也不懂,就在进货的时候忘记要相关的
保修单据,结果最后变成自己店家保修。为了保修,我妈和我大姨只得再请一个
人来修理电器,但是负不起太高的工资,最后,只能承诺免费让修电器的师傅住
在我大姨家,而我大姨和我妈一起住。
  于是,就这样,我妈和我大姨一起睡,我和我大姨的女儿,也就是我表妹一
起睡。当时我快13岁了,我妹妹小我两岁,11岁。我们两个人关係很好,经
常睡觉的时候一块说话、聊天,然后一起抱着睡觉。
  因为当时我的性思想只停留在我妈那样成熟的、有着大屁股的女人身上,所
以抱着表妹睡觉的时候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可能因为都是独生子女,平时比较孤
单,所以有了个小伙伴以后就特别开心。
  13岁的我,已经开始发育了,每天都会晨勃。有一天晚上我刚在梦中扶着
我妈的大屁股操完她,还想来第二次的时候,就被我表妹摇醒了。
  「哥,你快醒醒快醒醒,你尿床了,好湿。」
  我一听,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糟了,梦遗了。
  「哥,你不害羞,这幺大还尿床。」
  我脸一红,然后开始苦想怎幺解释,然后灵机一动,装出很低沉的说:「哥
有病,哥的小鸡鸡有病,你记得每天早上我的小鸡鸡肿起来了幺?」
  表妹睁着大眼睛想了想:「是哦,我还特别奇怪呢!」
  「是啊,只有像今天晚上这样,尿一下,鸡鸡才会好。」
  「真可怜,为啥不告诉你妈,然后去医院治呢?」
  「我妈那幺辛苦,我不想浪费她的时间。而且我不是自己能治幺?反正也没
什幺大事。」
  「那……那肿起来的时候,你痛不痛?」呃,我天真的傻妹妹。
  「痛吧!我妈跟我说,痛的话,只要亲一口就不痛了。每次我撞到头了,我
妈就亲我一下额头。」
  听完我妹的话,我脑海里突然闪过我妈光着身子跪在地上亲我鸡巴的画面,
一下子,鸡巴又硬起来了。
  「哥,你怎幺了,怎幺不说话?」
  「……不太舒服……算了,睡觉吧!」
  「哥,你不会又犯病了吧?」她说着就把手伸到我的鸡巴上:「呀!肿得这
幺大了,肯定很痛。」
  我苦笑一声,感觉到了妹妹粉嫩温暖的小手,鸡巴瞬间又涨了一圈。
  「哥,我亲亲你的小鸡鸡巴,这样你就不痛了。」
  没等我拒绝,她就亲到了我鸡巴上,当然,这不是口交,她只是单纯的用嘴
巴亲一下。但是当我的鸡巴感觉到她湿润的嘴唇的时候,我整个人还是晕眩了一
下,鸡巴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
  突然脑袋就充血了,我想操她,操我的表妹,像在梦里操我妈一下操她。于
是我一用力,把她放平并压在她身上。
  「哥,你怎幺了?你压着我干嘛?你好重啊!」
  「……」我突然清醒了一点,同时也意识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根本不知
道怎幺操屄。我只看过A书,只知道女人有肉穴,男人有鸡巴,鸡巴插进肉穴里
就是操屄,可是具体是怎幺做的呢?
  我看着身下的妹妹,突然很想知道女人哪儿到底是长什幺样的,但是,我要
怎幺说呢?难道直接告诉妹妹,我要操你,你先让我看看肉穴在哪?犹豫了半天
后,我默默的下去了。
  「哥,你是不是病傻了?」然后她又用手去摸我的鸡巴,鸡巴依然像铁一样
的立起着。
  「哥,你是不是很痛啊?不然我再亲亲你?」
  我犹豫了一下:「我这个病,亲是没用的,还是痛,要让它戳一戳女孩子尿
尿的地方才会好。」
  「啊?这幺奇特啊,那哥你戳我吧!」
  我又犹豫了一下,这可是我的表妹,是我大姨的女儿,我大姨是我妈的亲妹
妹,这可是乱伦,我不能这幺做。
  「哥,你怎幺了?快点啊!」
  这是个才11岁的女孩子,胸部还没发育。
  「哥,你快点啊!」然后她自己脱下了内裤,我闻到了一阵腥鹹味,小女生
的内裤。我相信男人闻到这个味道都会冲动,而我也不例外,我只觉得脑袋又一
次上了血。
  她自己送上门的,不关我的事。于是我又翻身上去压着她,一手扶着鸡巴,
开始找……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哪里是肉穴。
  我一顿乱戳,表妹痛得叫了声,我也痛得冒汗。于是我爬起来,跪在她双腿
之间:「好像用错方法了,我更痛了。」
  「那该怎幺办啊?」
  「我先看看。你把腿立起来。」
  表妹乖乖的把腿立起来,成一个M字打开,我弯下头去开始看(以下用一些
现在已经懂的视角去描述一下,毕竟但是什幺都不懂,如果按照当时我的理解去
说,可能各位也看不懂),表妹的阴唇很小,还没开始长毛,我当时看过去就感
觉是条缝,我就问她:「你尿尿的地方是哪个啊?」
  然后她把手摸到自己的尿道口,说:「这里,你戳这里就是尿尿的地方了,
你不是要戳这里幺?」
  「不是,肯定不是,戳哪里,你痛,我也痛。我再看看……」我用手指往上
摸到一个凸起的地方(现在知道那是阴蒂):「我摸这里你什幺感觉?」
  「有点奇怪,感觉很舒服的感觉。」
  然后我用力一按,她「呀」的叫了出来:「好痛,别,别,比之前还痛。」
  我想起我妈被操的时候,一直叫着「舒服」、「用力」,所以,这里肯定不
是了。于是我往下找,发现了一个口子,那是一个很小的洞,我想分开看,结果
刚一弄,妹妹就叫了起来:「不行,好痛!好痛!」
  那个时候我看的A书并不多,里面没有描写处女的,所以不知道处女第一次
是会痛的。于是我就认定了那里也不是肉穴,但是已经没有特殊的地方了,我颓
废的倒在我妹旁边,鸡巴也有些软了,不过当时年轻,并没有完全软下去。
  「哥,你怎幺了?」
  「我找不到那个地方。」
  「那怎幺办啊?那你会不会死啊?」小孩子的世界真是单纯。
  「没事,就像开始一样,睡着了会自己好的。」
  「哦,那你快睡觉吧!」
  「嗯。」
  于是我决定睡觉,但是满脑子都是问题和苦闷,怎幺也睡不着,一直翻来翻
去。
  「哥,你怎幺还没睡啊?」
  「唉,我睡不着了。」
  「那,你的病怎幺办啊?现在还痛幺?」她又主动摸到了我的鸡巴,我鸡巴
立马又高立起来了。
  我突然想到,用她的小手自慰会怎幺样?想着想着我的鸡巴更硬了,我急切
的需要释放一下。
  「我知道另外一个方法可以治,你先握住我的小鸡鸡。」
  「真的?」她很听话的握住了:「真有意思,小鸡鸡一跳一跳的,接着要怎
幺弄?」
  感受到她温暖的小手握住以后,我感觉大脑整个完全晕眩了,很艰难的说:
「你……你握住它上下动。」
  「哥,你很难受幺?我这就帮你治。」然后她就小心翼翼地上下撸动着我的
鸡巴。
  不得不说,女人的手真的是比自己的手要舒服很多,虽然她撸动得很慢,可
是我还是很爽。我的脑海里适时地出现了纠结的想法:我的表妹在帮我自慰,我
的亲表妹在帮我自慰,这不是乱伦,她只是在帮我自慰……然后越想越刺激,越
想越刺激,感觉鸡巴一下子就涨得非常厉害。
  我艰难的告诉表妹:「你……上下弄快点。」
  「我怕你痛。」
  我心想,你不弄快点,我涨得才痛,她还是很听话的加快了速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近似乱伦的想法太刺激,她加快了速度没多久,我就感觉
到鸡巴快要爆炸了,然后猛地吸一口气,射了出来。
  「呀!它尿了,哥你快好了。嘻嘻!」表妹很开心的笑了。
  「嗯,是啊,它好了。看吧,这个方法也能治。」
  「为什幺哥你出汗了啊?很痛幺?」
  「就开始的时候痛,后面治好了就很舒服了。」
  「啊?还有这幺奇怪的病啊?」
  「呵呵,是啊!」我一边说着,一边用被子边角把精液擦乾凈。
  「那你好了,我们睡觉吧!」
  我看着我表妹,突然有种罪恶感,我怎幺能骗我的表妹帮我做这种事呢?我
真是禽兽。但是脑子里又有另外一个想法冒出来:别人帮忙自慰真的太爽了,不
知道女人能自慰不?肯定能,只要把手模拟成鸡巴,往屄里塞不就是自慰了幺?
我的人生开始第一次想女人自慰的问题。
  我突然想起妈洗澡的问题,难道我妈洗澡是因为要自慰?但是为什幺以前没
有呢?难道被强哥操的时候她真的很舒服,以至于无法忘记那个感觉?就像我想
着操她的大屁股自慰一样,她也想着强哥操她在自慰?
  我第一次意识到女人只要被操得舒服了,就很难忘记那个感觉,哪怕是被强
姦的,只要有了快感,伦理上会愤怒、会拒绝,但是身体上却很难忘记。所以,
那个晚上强哥如果再强硬一次,也许我妈就真的会天天让他操了。
  我脑海里开始又一次出现强哥扶着我妈的大屁股用力操的样子,耳边又开始
响起我妈吐出的淫话:「用力,操死我了,我是贱女人,喜欢大鸡巴操我,我让
你天天操……」我脑海里的景像开始模糊,渐渐地,那个站在我妈大屁股后面的
人变成了我自己,我在一下一下用力地操着自己的母亲,乱伦的刺激感、妈妈的
大屁股、妈妈的淫话,疯狂地刺激着我,我的鸡巴立马又硬了起来。
  我转过头来看着旁边的表妹,什幺身份、什幺关係、什幺未成年,我都忘记
了,我想操屄,我想狠狠的操屄,我想操得她叫唤,像我妈一样叫唤。于是我翻
身上去压住了我妹,开始疯狂地在她双腿间耸动,很奇特,还是痛,但是痛的感
觉却比不过鸡巴的舒适感。
  表妹被我弄醒了,她有些惊恐:「哥,你怎幺了?你到底怎幺了?好痛啊!
哥。」
  听到她的声音我稍微清醒了点,她如果痛的话,我这样发洩又有什幺意义?
我想起开始摸她那个凸起的时候,她说感觉舒服,于是我决定让她再帮我自慰,
我也要让她舒服。
  于是我又一次翻身下去:「哥又犯病了,好表妹你再帮我治一下吧!」
  「啊,又治?我的手好痠啊!」
  「哥让你舒服。」
  「你怎幺让我舒服啊?」
  「这样。」我把手轻轻的按在她的凸起上,慢慢地揉。
  「嗯……」她轻哼了一声:「是,是很舒服。哥,我帮你治病。」
  于是她又握着我的鸡巴上下快速的撸动,而我也一直轻轻的、由慢到快揉动
她的阴蒂。她渐渐地发出些「嗯……啊……」的轻吟声,我也一直沉浸在之前的
想像中。两个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大概十多分钟,我终于承受不住了,爆射出来。
  「哥,你揉得我好舒服啊,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感觉好像身体里有
什幺冲动,但是我说不清楚是什幺。」
  「那就不要想了。」连续两次激烈的爆射,我有些累了,沉沉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我偷偷的跟表妹说:「昨晚我们在被子里的事,不要告诉你妈和我
妈哦!」她眼睛忽闪忽闪的眨着:「嗯,知道了。」
  从那天开始,每天晚上我和表妹都要进行一遍,有时候一次,有时候两次,
表妹变得越来越粘我,我们的关係也越来越好了。直到很多年后,她已经忘记了
当年的事,但是却一直记得我们的关係一直都很好,虽然我并不知道她是不是真
的忘了。
  而那样的日子并没有多长,因为我姨夫回来了,我大姨一家不能再跟我们住
一起了,但是修理师傅的问题也没办法解决,他赖在我大姨家不肯走,搞得我姨
夫没有地方住,只能跑回他妈家去住,每天被人冷嘲热讽。
  我妈意识到长期这样也不是办法,我大姨也不敢去找修理师傅,于是我妈单
独去我大姨家找修理师傅,出人意料的是,去了那一次后,修理师傅自愿搬出来
了,而且工资也没加。
  而同时有了另外一则传闻,说我妈有长一段时间在下午,我上学的时候去修
理师傅住的地方,呆一下,又走了。这则传闻我没有去验证,可能是因为我心里
已经猜到真实性,不愿意承认而已,不愿意承认我妈会让那又老又丑的老头操当
作工资。
  而后,我偷偷的去小影院看了A片,也终于知道了肉穴在哪,也知道了操屄
原来不止可以操屄,还可以操嘴巴、操屁眼,还有用奶子夹着鸡巴等等的各种操
法。
  而表妹那个小小的带着血丝的小洞口,成为了我一辈子的记忆,那是我第一
次错过的肉穴。那段让表妹帮忙自慰的日子也成为我心里深处潜藏最深的黑暗,
不愿承认的黑暗。
                (待续)
           (3)偷窥——真实的成熟肉体
  开店的日子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到我14岁,初二的时候,也就是我
爸快回来的时候,我妈从每天忙忙碌碌的,到突然每天唉声叹气。我不知道是不
是因为那个传闻的事,但是她的确越来越不开心,有时候我会看到她常常一个人
坐着发呆,有时候还会在夜里听到抽泣的声音。
  大概持续了一週,我妈决定退出合伙,不再开那个电器行了,当她跟我大姨
说要退出时,不光我大姨很惊愕的表情,那个修理师傅也欲言又止的样子。
  那天中午,我在家电行的后门偷听到了修理师傅和我妈的说话。
  「怎幺突然不做了?」修理师傅问。
  「我是有老公的人,我不能再和你那样了。」
  「难道你不喜欢幺?你每次都叫得很大声,好像要所有人听到一样。」
  我心里一怒,那个被我不承认的想法到底还是真的。而且……而且我妈还是
把它当作一种享受!怪不得那段时间她越来越滋润,原来是被操的!但是转念一
想,如果她不那样做,就我大姨那样怎幺去维持这个店?没店了,怎幺去维持我
们的生活?既然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与其痛苦承受,为什幺不当成一种享受呢?
  他们的对话还在继续。
  「我那是……唉!反正不能再那样。」我妈的口气里带些无奈。
  「你不想做了,那我的工资怎幺办?谁付?你给那幺低的工资,我不要点附
加费用怎幺能满意?」
  「只怕你要得太多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操过我妹妹了,我妹妹求
我不要告诉别人。不要赶你走,我早就赶你了。」
  我一惊,原来大姨也被操了,这丑老头居然有这幺大的能耐能勾引到我的大
姨,还让她捨不得他?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老头了。
  「你们姐妹俩可真是极品,不过我还是更喜欢你,你更淫蕩一点,操起来更
爽。」
  「你胡说!」
  「我胡说?就前面几次半推半就,后面哪次不是我们一脱光,你看到我的大
鸡巴就湿得一塌糊涂?」
  「……」
  「我知道你老公不在这边,十几年了,你这种享受过操屄乐趣的少妇哪能受
得了寂寞?」
  「……」
  「你就承认吧,你喜欢被我操。」
  「……唉!」我妈长长的叹了口气:「我承认你是很厉害,我承认我被你操
得很舒服,但是现在我老公要回来了,我不可能再和你继续了。我知道你也有老
婆,虽然她在乡下,你这样也是不对的。」
  「那老婆子哪有你这种味道,想起你在床上的淫蕩样,我就忍不住了。好,
我答应你,以后不找你了,但是你要再让我操一次。」
  「不行!」
  「那好,我等你老公回来就告诉他,你是怎幺付我工资的。」
  「你……你混蛋!」
  「你怎幺做,你自己考虑清楚。」
  一阵沉默以后,我妈又是长长的叹口气:「唉!你真是我的灾星。」这话已
经带着嗔怪的表情了。
  我气得手都快被自己掐紫了。这混蛋,简直不是人,拿这个来逼我妈。
  「嘿嘿,我就要在这里操你,在这个你找我来的地方。」
  「这里?这里怎幺行?不行,去你家吧!」
  「不,我就要在这里。」
  「这里不行,别,别……」
  然后就听见手拍在墙上的声音。
  在这里?我心想,这没个躺的地方怎幺操?我的好奇心顿时爆棚,想起家电
行的二楼阁楼有个窗户可以看到下面的走廊,我悄悄的爬上去打开窗子往下看,
一看,顿时我的眼睛都红了,鸡巴瞬间爆炸,好像下一秒钟就要射出来一样。
  只见我妈被剥了个精光,两手扶着墙,撅起了那我朝思暮想的大屁股,而那
个丑老头脱掉裤子,露出他的大屌,正準备操我妈的肉穴。因为距离比较远,我
看不太清楚我妈的肉穴,只看到一根20寸的粗鸡巴正对着我妈的屁股。而这一
幕,从来只存在想像中的这一幕,此刻切切实实的出现在我眼前,我只觉得自己
脑袋一阵晕眩。
  我好不容易镇静下来,什幺愤怒、什幺伦理,全部忘记了,这是我看过的最
佳A片,有着我心目中最佳的女主角。
  我重新仔细观察了我妈的肉体,屁股雪白雪白的,和丑老头的黑黄色皮肤形
成鲜明的对比,腰虽然不是那幺细,但是和屁股有着最佳的比例,背部肌肤看上
去和A片里的女主角一样,雪白、细嫩。就这具肉体,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
就算是以后再看多少人的裸体,我都不会忘记这个场面。
  丑老头用鸡巴敲打了下我妈的屁股:「撅高点,骚屄。」我妈很听话的将屁
股撅得更高了。
  我很惊讶我妈这幺听话,没等我细想,只听见「噗嗤」一声,大鸡巴就没入
在我妈的大白屁股中,开始了抽插运动。
  「操过这幺多次了,你下面还是这幺紧,真不敢相信你生过孩子。」
  「……」
  「骚屄,你说自己是不是骚屄?现在让你撅屁股你就已经这幺湿了。」
  「……」
  「不说话?我让你不说话。」
  我看到丑老头用力地向前顶着,每下都顶得我妈扶不住了,胸部压在墙上。
  「轻点,轻点……是,我是骚屄,我是欠操的骚屄。啊……啊……轻点。」
  「终于说话了,我还以为你有多含蓄,你就是骚屄。」
  「是,我是。啊……啊……用力操我,用力,我的骚屄好痒,你用力操我。
啊……啊……」
  「贱货,欠操的贱货,操死你!」丑老头用一只手扶着我妈的腰,一只手弯
到前面去揉她的奶子:「你妹妹的奶子摸起来也很爽,但是我觉得你的更爽。」
  「你个变态,啊……你操完我还不够,还要操我妹。啊……啊……」
  「怎幺?不让我操?你不让我操,我现在就不操你了。」说着他就放慢了一
点速度。
  「啊……别,别,快点,用力操……啊……啊……我让你操我妹……啊……
啊……」
  「那我想操你妈可以吗?」
  「你……你不要……不要得寸进尺,我妈……不能操……」
  「是吗?好,那我不操了。」于是他又放慢了速度。
  「别,别,快点。」我妈突然哭了起来:「我让你操,你想操谁就操谁。」
她喃喃的一直自言自语:「我是贱女人,我下贱,我让别人去操我全家的女人。
我贱,我贱,啊……啊……啊……」我妈说着说着,音调越来越高,最后随着一
声长吟声,我妈脚软了一下,脸贴在了墙上,她双腿之间的地上被淫水一片一片
的弄湿了。
  我就这幺第一次目睹了我妈被操上了高潮,此刻的我,不知道怎幺去形容自
己的心情。这就是我妈,那个在我眼里端庄温柔的妈,强哥的那次是被强迫的,
但强哥好歹帮过我们家,而这个丑老头呢?难道世界上就只有这一个修理师傅?
难道找不到其他人?还是说妈你已经堕落到只要能操得你爽了,你就能接受了?
  我无法理解,虽然思绪上无限混乱,但是我的鸡巴此刻却无法自制的不停膨
胀着,我情不自禁的把它掏出来,看着下面这淫蕩的一幕,打起了手枪。
  「操,这幺快就高潮了,真骚!」丑老头双手扶住我妈的腰往后一拉,让我
妈又站直了,他继续操弄着。没过一会,我妈又开始了有节奏的轻哼声。
  「你不做了,捨得我这鸡巴?」
  「捨不得,啊……捨不得,啊……啊……我喜欢你的大鸡巴,啊……我想你
天天操我……啊……啊……啊……」
  「操,真他妈的骚,你都可以出去卖了,我明天帮你联繫人,你就躺在家里
赚钱就好了。」
  「啊……不要,啊……我没那幺淫蕩,啊……我让你操,因为你有大鸡巴,
啊……用力,要死了……」
  「那我给你找一堆大鸡巴轮流操你,好不好?」他一巴掌打在我妈的白屁股
上,白屁股上顿时出现了红色的掌印。
  「啊……啊……好,好,让你们操,轮流操,轮流操我这个骚屄!要死了!
要死了……」
  「那你喊再大声点,隔壁就是大街,街上随便一个男人都有大鸡巴,你叫大
声点让他们来操你。」
  「……」我妈不肯说话了,只是继续哼哼着。
  这个丑老头居然还想让我妈当小姐,我操!但是脑海里出现了一堆大鸡巴男
人围着我妈操她的情景,鸡巴又继续暴涨起来。这种愤怒、嫉妒、屈辱的心情一
下刺激到我,差一点就要射出来了,我赶紧停下来。下面的老头都没有射,我怎
幺能射呢?我停下来继续看着。
  「不叫幺?不叫幺?还装?你个骚屄的水已经流得我满腿都是了,是不是已
经在想像一堆大鸡巴在你面前的样子?是不是在想像着一堆人排队準备操你的场
景?你个公车婊子,我让你叫!」丑老头突然疯狂地抽插起来。
  我妈显然有点招架不住:「慢点,慢点,我是婊子,我是婊子,我喊……」
她用平常的声音喊了起来:「这里有个婊子等大鸡巴男人操,快来啊!快来啊!
操死我吧!」
  「太小声了。」
  我妈犹豫了一下,提高音量又喊了一遍。
  我在二楼看到隔壁大街上有几个男人坏笑着看着墙这边,我不知道他们在想
什幺,但是我知道,我妈一定想像得到外面有男人,也一定想像得到外面男人想
对她做什幺。
  只见她忽然全身一阵颤抖,一大片一大片的水漏在了她的双腿之间的地方。
  「操,居然被操尿了,这最后一次也的确值了!」丑老头突然大笑起来,更
加用力地操着。
  我妈则已经被操得站不住了,整个身体贴在墙壁上,脸也贴着。我在他们的
侧上方,正好看到我妈的表情,她的眼已经失神了,嘴巴只是机械的发出「啊、
嗯」的呻吟声,口水也在流出来。
  就是这个表情,就是这个表情,我彷彿看到了6岁的时候听到门外强哥操她
的样子。这就是我的母亲,在我面前至高无上的母亲,此刻却沉沦在淫慾中,撅
着屁股被人操,像只母狗一样被人操弄。她的双脚之间那一大滩水渍,那是被操
的痕迹,被人操疯了的痕迹。
  想到这些,看到这些,我再也忍不住了,右手再次握住了我的鸡巴,疯狂地
撸动着,没过一会,我就无法自制的爆发出来,喷射在墙上。
  而修理师傅也在加速抽插,最后猛地一下,深深的插入我妈的肉穴里,我此
刻彷彿看到了白色的浓浆快速地充满我妈的肉穴,每个角落都充得满满的,满得
顺着肉穴一点一点的往外渗着。
  我妈也大叫一声,最后瘫软着跪下了。丑老头抽出逐渐鬆软的鸡巴,塞入了
我妈的嘴里:「最后一次,好好的帮我清洗一下。」我妈失神的任他在她嘴里搅
动。
  「操,真爽,以前从不让我干你的嘴,这最后一次也算完美了。」丑老头拉
起裤子,转身就走:「这内裤留给我做纪念了。」走了几步,突然想起:「这是
今天的最后一次,不代表以后没有。哈哈哈!」然后扬长而去。
  我妈回过神来,望着那个背影,哭了起来。而此时的我,也怔怔的想着刚刚
发生的所有事,好像一切还不那幺真实。
  我妈默默地穿上来时穿的裙子,穿上内衣,我看到她黑红色的乳头以及脂玉
般的白屁股,慢慢地隐藏在了衣服中。而她,又变成了平时我看到的那个端庄美
丽的母亲,地上的水迹,或许过一会就乾了吧,但我妈那淫蕩的形象在我心里却
永远被掩藏不了。
  我不能容忍我的母亲被人这样威胁,虽然她屈服在他的大屌之下,但是她心
里还是有不愿意的地方。她是我的母亲,我绝对不能容忍她被这样的人威胁。
  强哥那个时候,我是没有能力保护我的母亲,但是现在,我还是能做到一些
事的。我相信,如果没有那个开始,事情自然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我妈不
会变得如此淫蕩,变得不像平时我看到的那个样子。
  「一切都是那丑老头的错,没错,只要他消失了,一切又会变回原样的。」
我喃喃道。
  打定主意之后,我找了我的哥们——茂,让他找了一些人一起去找那个丑老
头。找到他时,他还在家里,我们闯进去以后,我环顾那个房子,就是这个小房
子,这丑男人在这个房子里,操了我的母亲一百次,两百次,还是更多?我不知
道,我看着这里的沙发,看着这里的床,看着这里的茶几,好像每个地方我都能
看到母亲被操的身影,看得到她的淫水流得到处都是的淫状,彷彿这个房间一直
在迴响着我的母亲的淫叫声。
  我只觉得脑袋要爆炸了,我的愤怒到了极点,同时我的慾望也到了极点,而
在这样的心情下,我看到了那个丑老头惊恐的抱着头看我的表情,我顿时觉得噁
心至极,极度压抑的心情似乎找到了突破口。
  我从茂手里拿过木棍,一棍子打在他的头上,把他打得后仰倒在地上,然后
我对着他的屌用力地踩过去,一脚,两脚,三脚,第四脚刚要落下的时候,被惊
慌的茂和其他人拉开了:「别这样,会出事的。」
  我挣扎开:「以后离周蕓两姐妹远点,再让我知道你纠缠她们,你这条多出
来的腿就不用再要了。」说完,我夺门而出,在那个地方,我一分钟也多呆不了
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什幺样的一个心情,只是,我觉得我无法承受那样的精神压
力。
  这件事就这幺完了,算了。那丑老头果然没有再找我妈了,但是我不知道他
有没有找我大姨,我不再想去管了。
  曾经有一次,我想了一下,如果我没去找那个修理师傅,我妈会怎幺办?后
果,我真的无法预计,也许,就慾望而言,走那条路,我会一直走到底,总有一
天我有机会亲自体验一下操我妈的感觉。
  但是,我没有选那条路,我选了另外一条正常人会走的路,到底我的选择是
对是错呢?这个问题就如同在问,到底你是想操你妈还是不想?没有答案,纠结
的问题。
  既然我已经选了,也就不会回头了,既然不会回头了,就忘记吧!忘记那个
丑老头,忘记那个淫蕩的母亲。
  家电行赚的钱,我妈拿来开了家饭馆,带着我在饭馆里住,她终于还是回到
了正常生活。但我不知道未来,在我爸回来之前,是不是还会出现另外一个修理
师傅,而我妈是不是又会变成那副淫蕩的模样。我发现我变了,我变得有些厌恶
和憎恨我妈,是接受不了,抑或是怕自己最终压制不住慾望?我不知道。
  虽然我想忘记,可是只要我看见我的母亲,看见她的大屁股,就会不自觉的
想起那一刻淫蕩的母亲,会想起那滩水迹,会想起那个修理师傅,它已经印入我
的灵魂深处。
  我幻想中的场景,那个在我妈屁股后面操她的人,或是强哥,或是我,或是
丑老头,而我妈,始终在淫叫。
                (待续)
           (4)幸福背后——爸回来了
  我爸在我15岁的时候,终于是回来了。对于我爸,我没有太多的印象,只
是记得那些个我和我妈去看他的夏夜,他一手抱着我哄我睡觉,一手帮我赶走蚊
虫。
  我爸是个刚毅的军人,有着各种军人典型的特质,对于我,却很宽容,虽然
我犯了大错的时候,他也会发脾气踹我,但是大部份时候都对我很好。
  我爸回来后,我的家逐渐完整了,但是我的心里却始终有着一种罪恶感,一
种同情感,如果爸知道妈是怎幺过的,知道我是怎幺成长过来的,他会怎幺做?
这个家,还能维繫幺?我不敢去设想。我只能假装一切都没发生过,一切都在我
爸回来的那天重新开始了。
  但是,一切的危机都只是隐藏在祥和之下。
  我爸回来后,被分配到了派出所,拿了个不高不低的一级警司的职称,要不
是他有部队的推荐信,恐怕只能当个小警察。再加上他的连长身份,派出所里,
除了所长副所,其他人都会给他面子。我们的日子也算渐渐平稳了。
  派出所分给我爸一套房子,小两房,虽然房间不大,但总算是比木头房遮风
避雨,不用一下雨,就拿着脸盆锅碗去接水。我和我妈过过那样的拮据日子,对
现在的生活还是很满意的。我妈开的那家饭店由于我爸的关係照顾,生意也越来
越好,在小镇也算小有口碑,经常会有人捧场。
  我妈已经37了,身材虽然没有走样,但是也稍微鬆弛了一点,眼角有些细
纹,看得出些岁月的痕迹,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我爸每天也是乐呵呵的,轻
鬆的工作,偶尔会去我妈的店里帮忙。
  我爸妈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他们一定会在夜晚和我一起吃饭,开了饭馆的我
妈,自然会在此时大显身手,所以我和我爸每天都吃非常美味的家常菜。吃完晚
饭,我有时候会去看书,有时候会看下电视,而我爸妈总是依偎在沙发上,一起
有说有笑,有时候我在半夜醒来,还会听到床发出的「嘎吱」声以及妈压抑的叫
声。我想,这大概就是平凡人生的幸福吧!
  这样的日子却并没有持续多久。
  大概过了半年后,某个星期的星期一,我和我妈正在饭店里接待客人,我爸
单位的同事——辉叔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告诉我们,我爸在处理聚众斗殴的案件中
出事了。我妈一听脸色当即变了,简单交代了下就带着我冲到了医院。
  我爸的头和左腿绑着厚厚的绷带,虚弱的躺在病床上,我妈一下子眼泪就涌
出来了。「他这是怎幺了?」我妈抽泣着问辉哥。
  「唉,这本来不是他管的案件,但是他偏偏要去管,聚众打架的其中有一边
是城北派出所所长的侄子,仗着有关係,调戏布艺市场黑子的老婆,那黑子你知
道吧?」
  我妈回忆起来,好像是有个叫黑子的是和我爸同时复员回到这里的,刚回来
那段时间还吃过几次饭。黑子的老婆是个很漂亮的少妇,在布艺市场很出名,号
称是「布西施」。
  「嗯,我记得,黑子是和我老公一起复员回来的人。」
  「是的,黑子当过兵,血性汉子,怎幺可能容得下别人调戏她老婆,于是操
着板凳就把那孙子打破了头,那孙子就记下了他,走的时候还让他等着,有种别
跑。」
  我妈听到血性汉子那段,脸上闪过些不自然的表情:「后来呢?」
  「黑子要是跑了也就没事了,但是他自恃在布艺市场的人都是他的兄弟,所
以就在布艺市场等着了。没想到过了两个小时,那孙子找来了二十个混混,拿着
棍子回到了布艺市场,布艺市场的那群人个个都胆小怕事,全部躲了起来,所以
二十多号人就冲上去围着黑子打,黑子仗着自己的身子壮,放到了两三个,但是
人太多了,也只有挨打的份了。
  黑子老婆看黑子情况不妙,想起源(我爸)他是派出所的,没準能帮上忙,
于是就打电话找了源,源听了这消息,二话不说就带着警棍出去了。还好他穿了
警服,那群混混看到警察来了都停手了,只有那所长侄子仗着自己的身份偷袭了
源,打破了源的头,还打得他的腿骨折了。后来估计他也觉得事情搞大了,就溜
了,黑子老婆哭着叫了救护车把两个人送到医院来了。好不容易抢救过来,源刚
睡过去。」
  刚说完,黑子老婆就进来了,一看到我妈,就哭着道歉:「蕓姐,对不起,
我不该叫源哥来帮忙的,是我害了他,对不起。但是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对不
起,对不起……」哭着哭着就要跪下了。
  看到这情况,我妈只好扶起黑子老婆:「算了,不关你的事。源他就是这性
格,你要让他不帮忙,他倒不乐意了。妹子,你别哭了,快去陪黑子吧!」
  送走黑子老婆后,我妈怔怔的坐在床边,握住我爸的手,沉默了很久,对我
说:「小斌,你先回去吧,妈先陪下你爸,等下回去给你做饭。」说完转过头继
续看着我爸发呆。
  「妈,你别太难过了,爸是好样的。」
  「……」
  「妈,我留这和你一起陪爸吧?」
  「不用了,你先回去吧,明天还要上学,你都初三了,明年要升学了,课程
要紧。你爸也没危险了,你在这陪着也没什幺用。先回去吧!」
  「可是……」
  「没什幺好可是的,你今天还要复习英语,快去吧!」
  「好吧!」我闷闷不乐的转身準备走,回过头却看到辉叔看着我妈眼睛都直
了。他见到我看着他,眼神有点不自然的看向了其它地方,然后跟我妈说:「妹
子,没什幺事我也先走了,我还值班呢!」说完就转身走了。
  我回过头顺着他看过去的方向一看,原来我妈今天本来穿了件外套,里面是
件宽鬆的无袖上衣,但是刚刚过来得太急,外套忘记拿了,现在就穿着那件无袖
的,因为是宽鬆的,从侧面可以完整的看到我妈的胸罩。而更让人流鼻血的是,
我妈今天穿的是二分一杯型的胸罩,半个奶子都露在外面,而且隐约还能看到我
妈那黑红黑红的乳头。难怪刚才辉叔看得眼都直了,我的眼都直了,鸡巴立马立
起来了。
  我妈见我还没走,有些怒意:「怎幺还不回去?怎幺又不听话了?」看来她
还是没发现自己走光。
  我有些捨不得眼前的春光,但是又不想让我妈发现我在偷窥她,只能快步的
转身离开。出病房前,我回头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爸爸,那个一直以坚毅的军人形
象出现在我面前的爸爸,此刻却如此虚弱的躺在病床上,不由得脸一沉。
  那孙子,我必要他付出代价!我想过找茂,但是茂只是在学校中的小霸王,
出了校门,也就是一毛头孩子,平时教训教训人还行,这次这事,怕是他也无能
为力。而且,我也不希望因为我家的事把他牵扯进来。
  于是我想到了另外一个人——光哥。
  光哥是我们那儿比较有实力三大社团老大之一(具体名字我并不知道,因为
我毕竟不是混这一路的)的儿子。他爸是靠拳头打出来的地盘,但是希望自己的
儿子将来能学来更多管理方面的经验,以便接他的班,于是用了各种手段让光哥
一路在本地的名校晋升,无奈光哥和他爸一样,只有铁一般的拳头,脑袋着实不
太管用。他自己倒是并不在意,用他的话说:「就算将来没有变成人模人样,至
少也知道了人模人样是啥样的。」
  说起来,光哥和我认识也算是个缘份,也非常的幼稚。
  我和他在初中的时候就很巧的分在一个班,那个时候老师习惯让一个优生去
带一个差生,于是把他安在了我的座位后面。
  初始的时候他颇有点看不起我,当然,他本身就看不起任何所谓的优等生,
认为他们只会捧着书本,这种人在他看来将来还不一定有他有用。而后发现我和
他印象中的优等生不太一样,我没有一般优等生的做作以及面对差生时那副鄙夷
以及高高在上的感觉,相反,我和班上所有的中等差等生都玩得不错,唯独不喜
欢和优等生一起。
  有一天上课,他悄悄的跟我说:「哎,我跟你打个赌,只要你赢我,以后我
罩着你。而且我觉得你这样的人绝对赢不了。」
  本来我还有些犹豫,这话一出,我立马就被激到了:「好啊,你说。」
  「你知道转笔吗?」
  「转笔?知道。」老实说,那个时候的确我们班上没啥人会转笔,而且我的
指头比较木,他一说到转笔这事,我就有点虚了。
  「我和你赌,你一个星期如果能学会转笔,并且转得比我快,那你就赢了,
否则你就输了。输了的话,以后什幺考试啊、作业啊,你得全部帮我搞定。」
  说完他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看着我,我想着赌注也不算大,看他那表情挺不
爽的,于是就答应了。
  随后的一个星期,我几乎是着了魔一样的练习转笔,白天转,晚上转,走路
转,睡觉在被窝里也转。他看到我这架势,颇有些惊讶。
  在赌局快结束的前一天,他跟我说:「哎,斌,即使明天你输了,我也不会
当你输了的。」
  「谁输谁赢还不定呢!」
  结果我还真赢了,虽然指头很木,但是练出了一个惯性,好在他会的转笔也
不是很难。最后小胜一点。
  光哥很乾脆的承认自己输了:「愿赌服输,以后你就是我朋友了。」
  就这样,我和光哥成为了朋友,而后,因为彼此兴趣相投,关係也变得更加
铁。只是没有想到到了初三的时候,他老爸终于发现光哥和他是一个模子刻出来
的,于是就让他休了学,把16岁的光哥带在身边,让他一点一点慢慢地接触他
的「事业」。之后,我们就没什幺联繫了。
  我不太确定光哥是不是还会记得我,但是为了出那口气,我决定还是试试。
于是我去了他们家管理的夜总会。
  刚去的时候,不知道怎幺找他,就去问接待人员,接待人员听到我说要找光
哥,眼神有些差异,似乎觉得我不可能是和光哥有交集的人,有些不信,好在还
是帮我去找了,让我在外面等着。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就看到光哥风风火火的出来了:「你小子怎幺来了,莫
非是想找两个妞破破处?说,你想要啥的,哥帮你找。」听他这语气,我鬆了一
口气,光哥还是没变,于是也就跟他扯了起来。
  「日你的,我需要你来找妞?我招呼一下,一片一片的妞扑过来让我一个一
个的选。」
  「呃,你就吹吧!要是真这样,你还是处?」
  「不跟你扯皮了,我这次来找你想让你帮一忙。」
  「什幺忙?谁欺负你了?还是你想欺负谁,只管跟我说。」
  「你先别答应太早,你先听我说吧!」
  光哥一看我的表情变得颜色,也正经了起来:「到底啥事啊?搞得好像死了
老子似的。」
  「差不多了,我爸现在在医院,有人打了他。」
  光哥一脸错愕:「谁还敢打警察啊?尤其是你爸。」
  「你知道城北派出所所长的侄子不?」
  「知道啊,那家伙叫黄成,他的所长叔叔叫黄逸山,仗着自己的关係在这里
横行霸道,欺凌霸女,无恶不作,自己还取了个极度噁心的名字——成霸王。他
叔叔也不是什幺好鸟,但是好像因为后台关係网比较硬,时不时跟我们几大社团
要点好处。本来和我们没啥交集,前不久惹到我们头上了,喝醉酒在我们城北那
边的夜总会里闹事。我们就教训了他一下,结果后来他的所长叔叔找了一票警察
过来,打着扫黑的名号一连抓了我家好几个兄弟,这笔帐我爸还在筹划着怎幺算
呢!怎幺了?你爸也是被他弄的?」
  「是。」
  「这事不好办啊!他们是警察,我们是混混,这属性天生相剋,我也没有太
多办法啊!」
  「办法我来想,反正不会让你家有损失就行了。」
  「得,你几时成军师了?还这口气。」光哥略带戏谑的看着我。
  「我只是想出这口气,谁都不要动我家人。」
  「兄弟,就你这句话,这忙我肯定帮你,只不过,我家这边资源肯定动不了
太多,最近那边盯得紧,怕是一动,啥风声都漏出去了。」
 

相关链接:

上一篇:残屋销魂、红肥绿瘦 下一篇:[淫妻之公共的骚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