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防屏蔽导航网站:https://23lu.xyz/?douse698
防屏蔽邮箱:scjiuuqx@gmail.com 找不到本站的用户请发邮件获取最新地址
最新防屏蔽域名福利不断
LOADING...

www.henludvd1.com本站地址找回器

LOADING...

打工的小咪姐

发布日期:2019-04-06  

「媽的,怎麼會這麼累啊。該死,早知道不來這�打工了,簡直是非法壓榨

啊。」

  雖然是正中午,我在有冷氣的室內,但我還是滿頭大汗。因為我正在辦公室

�,彎著腰一邊拖著地,一邊咒恨的詛咒那些叫我做事情的傢夥,居然看我是一

個打工的,就叫我做這麼多的事情,跑腿、清潔、打字,只要是沒人想要做的雜

務就丟給我,還美其名說這是為了鍛煉我的工作能力,讓我增加各種工作經驗,

以後出社會後才能面對各種挑戰。

  當初只是想要利用暑假來找份短期的打工,賺點零用錢。早知道當初不要看

這家企管顧問公司的招聘廣告上說的,寫說什麼工作輕鬆、薪水優渥,一頭熱的

就來應徵這份打工。廣告果然都是騙人的,薪水是比別的地方還多,但事情也是

成比例的增加,每天都讓我累的半死。

  「你還在碎碎念什麼?還不趕快繼續做事。」

  突然,背後傳來的教訓聲,讓我嚇了一大跳,跳起來立正站好,正經八百的

嚴肅的說:

  「沒有,我正在想說待會要吃什麼。」

  等我看清楚發出聲音的人後,本來緊張無比的我才放下心來,松了一口氣,

擦了擦因為驚嚇而流出來的冷汗,有點虛脫的找了張旁邊的椅子坐下,有點埋怨

的對她說:

  「小咪姐,別這樣嚇人好不好,知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啊。」

  來的人有著一頭及肩的烏黑秀髮,水汪汪的大眼睛,巴掌大的瓜子臉,白皙

的肌膚,嬌嫩的小嘴,身上穿的是一身黑色的OL套裝,黑色的裙子只到膝蓋,下

面露出穿著膚色絲襪的修長美腿,腳踩著黑色的高跟鞋,活脫脫是一個美麗少婦。

  「我看你又在抱怨了吧,嘴巴一直念個不停。」

  「不是啊,你看我的工作多成這個樣子,什麼事都要我做,這是壓榨啊。」

  「好了,別埋怨了,休息一下吧。我看你一定還沒有吃午餐,我幫你準備來

了。」

  說完,拿起手中裝著食物的塑膠袋,對我晃了晃。

  我們倆就坐下來一邊吃著午餐,一邊聊著天。小咪姐可以說是我願意留下來

繼續工作的最大原因了。在我進來工作後,第一眼就被她迷住了,她就像一朵美

麗的玫瑰花,吸引了我的目光。為人又很善良,不像其他人把我當做奴才一樣使

喚,還會幫我分擔一些工作。

  在我第一次受不了這種折磨破口大駡時,剛好被她聽到了,她不但沒有罵我,

反而還安慰我,要我多往好的地方想。平時有什麼好東西,也會一起跟我分享。

她對待我就好像對待自己的親弟弟一樣,非常的照顧我,溫柔的態度讓我感受到

一股溫暖,願意留下來繼續受虐,只為了跟她在一起。

  吃著小咪姐帶來的熱麵,雖然滿頭大汗,卻還是樂在其中。小咪姐因為太熱

了,脫下她的黑色外套,這卻讓我眼前一亮。

  小咪姐穿的是白色的襯衫,因為留了許多汗,衣服是緊貼著她的身體,胸前

的高聳再也擋不住。衣服的材質又有些透,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帶著一件黑色的

蕾絲胸罩,上面的花紋清晰可見。再看仔細一點,我可以看見她白白的乳肉,被

胸罩擠壓著,看起來更加雄偉,這刺激的一幕,讓我跨下的小兄弟興奮的站了起

來。

  小咪姐或許是感受到我火熱的目光,看我的眼睛一直盯著她,低頭看了一下,

才發現自己在無意間春光外泄了。白嫩的臉蛋立刻浮上一片紅雲,手遮在自己的

胸前,害羞的對我說:

  「好了,別看了。看見也不跟我說。」

  被她發現了,我也有些不好意思,畢竟人家對我這麼好,我還這樣子,我有

些愧疚的對她說:

  「不好意思,但誰叫你那麼漂亮,我才會看呆了啊。」

  聽見我這樣說,又看到我那明顯隆起的褲檔,小咪姐的臉更紅了,拍了我的

頭一下,指著那已經那高起的地方說:

  「不要亂說話,看看你,那個樣子醜死了,還不快遮起來。」

  看她露出嬌嗔的表情,聲音嬌滴滴的,這樣直白的說著,實在讓我驚訝,這

好像是情侶才會這樣的做吧。這種表情跟語氣讓我更加興奮,褲子�的猛物又翹

得更高了。因為跟小咪姐這陣子也混的很熟了,我這時也有點耍無賴,故意露出

色色的表情,嘿嘿的笑著說:

  「我這可是看到美女才會這樣,要是醜女的話,它可不會這麼興奮啊。還不

是小咪姐你太漂亮了,讓我再看一下啦,我那麼辛苦的工作耶,當做獎勵給我鼓

勵啊。」

  「不行。」

  「拜託啦,就答應我啦。」

  聽到我這般無恥的言論,溫柔的她也有些無奈,或許是真的把我當成小弟弟

吧,她就放開她遮住胸前春光的手,白了我ㄧ眼,就不理會我繼續的吃著麵

  沒有想到她居然就這樣放任我看,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大飽眼福的好機會,

一邊吃著麵,一邊跟她聊天,但是注意力卻全在他高聳的胸前,嘴�機械般的吃

著麵,連吃完了都沒發現,還傻傻的不停用筷子夾著不存在的麵往嘴�塞。

  小咪姐吃完麵,看見我這好笑的舉動,忍不助輕捂小嘴,笑了起來。小咪姐

沒有想到,她這一笑,帶動胸前的兩棵大乳房也跟著一上一下的亂跳,如此波濤

洶湧的畫面,讓我又是一呆,嘴邊的口水都流了下來,我卻渾然不覺。

  沒有想到自己這一笑的效果這般大,看我連口水都流出來了,更是笑的更開

心了。這一開心,胸前的抖動又更大,碩大的乳房彷彿沒有受到胸罩的束縛一般,

在空中畫著圓,像海浪一般一波又一波的,看的我眼花撩亂,感覺快射出來了,

連忙跟小咪姐說了聲抱歉,向廁所直奔而去,準備將我的欲望發洩出來。

  小咪姐看到我突然離開,覺得怪怪的。想起自己剛剛的樣子,以及我起身看

到的那一大團的腫起,立刻明白我是怎麼回事了。抱著好奇的心態,她也起身走

到廁所門外,耳朵湊上門,想看看我是不是正在做那猥褻之事。發覺聽不到,好

奇心促使她將門微微的開了一絲小縫,眼睛湊了上去。

  眼前的一幕讓她的欲火忍不住的被挑了起來。因為馬桶的位置在廁所的側面,

她剛好可以看到我整個人的動作。我的褲子與內褲都脫到腳下,手中握著已經勃

起的肉棒,不停的前後套弄,嘴中還一直念著什麼東西。露出來的肉棒已經佔滿

了她的眼珠,那是多麼的硬挺與雄偉,紫黑色的龜頭不斷有透明的液體流出,那

粗長的莖身是多麼的吸引人。仔細一聽,我嘴中的話更是讓她害羞不已,兩腿間

的蜜地漸漸的濕了。

  「小咪姐,你好漂亮啊。」

  「小咪姐,我好愛你啊,我要把我的大雞巴插入你的小嘴哩,狠狠的幹著,

射的你滿臉都是。」

  「小咪姐,你的奶子好大啊,那麼白。我要在手�好好玩啊,這吸起來一定

很舒服。」

  「………」

  各種粗穢不堪的話不斷傳入她的耳中,這令有溫和的她看不下去了,趕緊離

開。只是回到椅子上坐好,剛剛的所看到的還是一直浮現在她的腦海中,不斷的

刺激她,尤其是我那堅硬兇猛的肉棒,更是佔據了她的心中,有種想將它放到嘴

中好好品嚐的衝動。

  這時,從廁所中傳來了一聲大喊「小咪姐」,她知道我已經發洩出來了,很

快就會出來,搖了搖頭,將一些不該出現的東西從腦袋中忘記,等我從門後走出

來。

  當我走出廁所後,看見小咪姐一臉似笑非笑的模樣,我知道她一定曉得我剛

剛在廁所�是在做什麼,臉皮厚的我也不好意思了,畢竟本人就在外面,我還再

廁所中意淫她,而且還被人家知道了。

  為了化解我的尷尬,我只好裝沒事的將桌上吃剩的垃圾清一清,趕緊離開這

�,避免她可能會出現的調侃。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當我走出了辦公室,小咪姐也松了一口氣,腦海中都是

我的肉棒的畫面,想像射出來的場景會是什麼樣,內褲隨著自己的幻想開始慢慢

濕了一片,而且濕痕還越來越大。

  經過那次尷尬的午餐約會,小咪姐並沒有因為這樣而疏離我,我們之間似乎

更加親密了,只是會不時的提起那時候的事情,笑說我精蟲上腦都是不分場合的。

而且我還多了一點福利,那就是有時她還會故意露出誘惑人的表情,挑逗著我,

我雖然知道她是開玩笑的,但還是傻傻的上鉤,最後總是被拍了一下頭,結束這

個遊戲。

  今天剛好是我進來打工的第三十天,就在這天下班前,我叫住了小咪姐,向

她發出了邀請。

  「小咪姐,你今天有沒有空啊,我們去OO夜店玩放鬆一下好不好?」

  OO夜店是我們公司附近的一間夜店,這個月公司的同事也有帶我去玩過,環

境很不錯,又很安全。

  「可能不行耶。」

  小咪姐也是知道這家夜店的,她也去過,蠻喜歡那�的氛圍。但是她害怕去

夜店會被人佔便宜,實在不太願意去。

  「拜託啦,我很無聊,陪陪我啊,而且你一直工作,真的需要好好放縱一下

啊。」

  聽到我這樣說,想想最近是真的累了,剛好可以去舒緩一下工作的疲勞,就

點頭答應了我的要求。

  到了約定的時間,我在門口等著她,這時,她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

  「等很久了嗎?抱歉喔,多花了一點時間。」

  我轉頭一望,小咪姐今天穿的是紫色的平口露肩洋裝,上面有著許多花紋,

裙子比平常的套裝短了10公分,腳上套著黑色的絲襪,以及一雙黑色的高跟鞋,

臉上也畫著跟平時上班不同的濃妝,從一個端莊的OL,變成了一位火辣的夜店辣

妹,這種轉變讓我一時難以接受,只是呆呆的看著。

  看我又呆呆的望著她,小咪姐已經習慣了我這樣看她,勾起了我的手,往夜

店�走去。

  這樣勾著我的手,小咪姐豐滿的胸部夾住我的手臂,那是多麼的柔軟與舒服,

我是獸血沸騰,狼性大發。我故意的往她那邊擠,希望能多感受到她的豐潤,她

好像不在意,只是往前走,但臉上卻浮起了一片紅暈。

  我們先叫了酒來喝,聊的天南地北,胡說八道。這次我故意將話題都圍繞著

她,問了她的家庭近況,才知道她老公現在不在家,因為工作的關係在廣州出差,

久久回來一次,讓她有些寂寞。

  這種心理話都跟我說了,看來酒果然是好東西,居然會這麼的坦白,讓我非

常驚訝。又喝了一些酒之後,我們就到舞池中跳舞了,隨著熱血的音樂擺動著身

體。站在她的後方,看她擺動著俏立的臀部,臀波蕩漾,看的我一陣火熱,肉棒

在黑暗中又翹了起來。

  我這時已經管不了其他事情了,我靠上前去,昂首的肉棒緊緊貼住小咪姐高

挺的臀部,跟著音樂的節奏摩擦著。小咪姐是真的醉了,對我的騷擾不但不拒絕,

反而迎合起來,屁股左右晃動,讓我的肉棒更貼身的靠著她。

  這樣的豔福我還是第一次嘗到,整個人都熱了起來,手直接從小咪姐的一下

穿過,由後面抓住她的乳房搓揉了起來。隔著衣服,還是能感受到她的碩大,而

且她居然沒有穿內衣或是作任何保護措施,真空的就來赴約。我找到了她的乳頭,

又搓又捏的玩著。

  小咪姐似乎也受不了我的挑逗,頭歪過來與我熱了起來,唇舌相交,吸吮她

口中的不斷傳來的唾液,直到雙方都快呼吸不過來了才分開。我手�還是在不停

的玩弄小咪姐的乳房,讓她們在我手�被愛撫著,這種感受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

嘗到,讓我無法忘懷。

  當我把小咪姐帶到我家中,已經是半夜兩點的時候了。小咪姐已經醉的不醒

人事,根本無法一個人回家,我只好帶她回我的家�。

  當我把她放在床上,正考慮是不是要趁他酒醉來做時,她似乎有點不舒服的

換了個姿勢,兩腳就掉到了床下,雙腿大開著,裙子也被翻到了腰上,讓我直接

看到她那被黑色絲襪包住的白色內褲。我忍不住將臉湊了上去,可以聞到一股香

味從那被包住的花地中傳來,忍不住的舔了一下。

  舌頭那絲襪光滑的觸感,讓我頓時愛上了。我坐在床邊,嘴�不斷舔弄小咪

姐的雙腿之間,手摸著小咪姐的大腿,享受絲襪帶給我的滑潤手感。舔到後來,

我已經不能這樣就滿足了,脫下我的褲子,將已經昂揚的肉棒露出頭來,抓住那

黑色的絲襪腳,夾住我的肉棒開始足交了起來。

  穿著絲襪的美腿前後搓動,享受有如絲綢般的觸感。嘴中舔弄著已經慢慢流

出蜜液的下體,隔著絲襪與內褲,在陰唇外來回舔弄,我的口水跟她的淫水讓內

庫與絲襪都已經濕了一大片,我已經可以漸漸看清那神秘花園的外觀,更讓我家

重手上的動作,上上下下的套弄著我的肉棒。

  「嗯…」

  這時,小咪姐突然發出聲音,那嬌柔的聲音是我從來沒有聽過的,是那樣的

柔媚,讓我忍不住的放開精關,精液一股又一股的射出,射到了我面前的地板,

射到了我的床邊,也射到了小咪姐的絲襪腳上,整個弄得黏乎乎的。

  射出來的我,心理一放鬆,酒精與疲累就開始襲擊我,讓我眼皮不斷下垂,

隨便將我射出的白汁清了清,就抱著小咪姐睡著了。小咪姐似乎以為我是她老公,

也抱緊了我,兩人相擁,嘴角露出微笑,似乎都做著好夢。

  隔天,小咪姐醒了過來,發現居然不是在自己家中,而且還在一個男人的懷

中,讓她尖叫了一聲,嚇的從我懷中跳了起來。被她這樣一動作,我也被吵醒了,

看見小咪姐一臉驚慌的樣子,我連忙自白的道:

  「小咪姐,昨天你喝醉了,我不知道你家我才把你帶到我這�來的,但是我

什麼都沒有做喔。」

  小咪姐聽見我這樣說,也冷靜了下來。她只記得昨天喝了許多酒,玩的非常

瘋狂,後面什麼都不記得了。現在看到我們兩人確實是衣衫完整,自己的下體也

沒有感覺到有被侵入,也放下心來,對著我笑了笑:

  「抱歉啊,居然造成你的麻煩,實在是很不好意思。」

  「呵呵,不會啦,你也很照顧我啊,互相幫忙是應該的。」

  突然,小咪姐對我神秘的笑了一下,有點懷疑的說:

  「平常那樣挑逗你都忍不住,這次我都不醒人事了,居然沒有趁機對我亂來,

該不會你不行了吧?」

  沒想到小咪姐一放心,又開始鬧我了,我怎麼可能告訴她我有對她亂來,只

是做到一半就不行了,我一臉正氣的說:

  「拜託,我很正常,別亂說。再說我可是正人君子,不會做這種趁人之危的

事情。」

  看我這麼認真,小咪姐笑了笑沒說什麼,但明顯是不相信,一臉就是我不行

的模樣。該死,早知道昨天就做了,讓她知道我的厲害。

  在床上又玩鬧了一下,小咪姐感到一陣尿急,就下床準備要上廁所。沒想到

腳一踩下去,好像有什麼黏黏的東西。抬起來一看,那白稠的液體讓已為人婦的

她頓時明白那是什麼,雙眼含怒的看著我,等著我的解釋。

  我看見那痕跡,知道一定是昨天太累了沒有清乾淨,只好認罪的說:

  「這…小咪姐你要聽我解釋啊,你也知道你那麼漂亮,所以我昨天就摸著你

的絲襪腳,自己做了。但我真的沒有侵犯到你啊,真的。」

  說完,用可憐的眼神向小咪姐求饒,希望她能原諒我。小咪姐看我可憐的樣

子,又想到我能這樣克制自己已經很不錯了,最起碼沒有侵犯她,只是自己想辦

法解決。這樣一想,心就軟下來了,用她的小拳頭大力的敲了一下我的頭,用手

指著我說:

  「哼,看在你沒有亂來的份上,這次就原諒你。要不是看你可憐,我就讓你

知道我的厲害。」

  聽見她這樣說,我放下擔心的心,用可憐的語氣說:

  「呵呵,謝謝你的大恩大德啊,小人絕對不敢忘記。」

  看我這樣,她滿意的點了點頭,走進廁所解決她的生理問題。等到她走出來,

腳上穿著的絲襪卻已經脫了下來。她將脫下的黑色絲襪拿在手�遞給了我,臉頰

紅紅的對我說:

  「看你這麼乖的份上,給你個獎勵,看你那麼喜歡絲襪,這被你用髒了,就

送給你吧,」

  說完就將絲襪放在我手中,然後就開始整理自己的儀容。我有點傻眼的看著

小咪姐,不曉得為什麼會這樣做。拿著這摸起來還溫溫的絲襪,想到這剛剛還是

穿在她身上,忍不住的放到鼻前聞了一下,濃烈的女人味直撲而來,我深深的吸

了一口,陶醉的回味。

  這模樣被小咪姐看到,想到剛剛這絲襪還被她穿著,讓她臉又更紅了,又往

我頭上敲了一下,要我停下這個舉動。

  「好了,別聞了,要幹這種事等我不在場在做。我要回去了,要不要送我回

去?」

  「要,要,走吧。」

  我騎著我的機車,送到了小咪姐她家樓下,準備跟她道別時,她突然將我安

全帽的面罩翻開,親了下我的臉頰,說了聲「謝謝」就跑走了,留下我目瞪口呆

的望著她的背影。

  一回到家,我不客氣的拿起還有一絲余溫的絲襪,一邊幻想一邊打著手槍,

女主角當然是小咪姐。

  「小咪姐,我做完了。」

  「喔,謝謝,麻煩了。」

  看我給她文件後還不走,她疑問的說:

  「怎麼了,還有其他事情嗎?」

  我看了看四周,其他同是沒有在注意我們,我小聲的說:

  「我要獎勵。」

  她一聽,沒好氣的看著我,但還是微微點頭答應,也小聲的說:

  「等到中午吧。」

  抱著期待的心到了中午,我們倆在只剩我們兩人的辦公室吃完午餐,我一臉

期盼的看著她。她無言的搖了搖頭,將我帶進了廁所,把我推倒坐在馬桶上。在

我面前,她脫下了高跟鞋,將裙子往上掀,白色的蕾絲內褲都被我看見了,我看

的一陣興奮,呼吸聲也變重了。

  小咪姐卻好像習慣我這樣的視奸,不在意的彎下腰,將穿著的銀色褲襪脫了

下來。在脫的時候,她刻意放慢速度,我看著她白皙的肌膚慢慢的展現在我眼前,

眼神還不停的挑逗我,讓我的肉棒已經硬的不行,褲子突起了一大塊。

  她終於將銀色的褲襪脫了下來,放到我手上,然後雙手捧住了我的頭,低下

頭,用舌頭在我的臉上輕輕的點著。最後,才在我的左右臉頰各親了一下,走出

了廁所。

  出來後的她也不曉得為什麼自己會這樣做。那次在我家過夜後,過沒幾天,

我居然會厚著臉皮跟她說可不可以再給她一條絲襪,說是當做給我的獎勵。而自

己居然會答應,還答應說要在我面前脫給我看,我那火熱的眼神刺的她渾身發軟,

最後甚至答應說在我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這樣的舉動實在是讓小咪姐自己都無法相信自己居然會做出這種事,只是他

自己也熱在其中,動作也越來越大膽,甚至還開始誘惑我,看我那眼神充滿了欲

火,想吃了自己的樣子,就覺得很好玩。反正也沒有背叛老公,這樣應該是沒有

關係的,她這樣說服著自己。

  「叮。」

  看了看敲我的人,沒有想到是小咪姐,很訝異她居然還沒有睡覺,雖然明天

是週末假日,但是已經很晚了,問了她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她回了我一個笑臉,

說她睡不著,想找我聊聊天。

  就這樣,兩個人半夜不睡覺,在電腦前不停的打字聊天。只是打了一會兒,

感覺一直打字實在有些麻煩,我看了一下,她有裝視訊,我問了她可不可以用視

訊聊天。她沒有回我,只是直接發送了視訊的邀請。

  接通後,看她一臉精神洋溢的,一點都沒有疲累的樣子,我好奇的說:

  「咪姐,你精神怎麼那麼好啊?

  「沒有啦,只是我咖啡好像喝太多了。」

  我暈倒,難怪精神這麼好。

  就這樣聊了一個多小時,感覺也沒有什麼話題了,看了看螢幕上的咪姐,突

然很想看她睡覺時的模樣,我問她:

  「咪姐,你平時都穿怎樣睡覺啊?」

  「就穿內衣啊。」

  「是喔,能不能穿給我看看啊。」

  「不行。」

  電腦前的小咪姐聽到我這樣說,感覺無聊的她本來想說好,可是突然想到自

己的睡衣都是那種很火辣的款式,實在不適合在我面前穿。

  「拜託啦,就看一下就好,不會怎樣的啦。」

  聽見我這樣說,小咪姐就咬著牙點了點頭,決定豁出去了。

  「好吧,等一下。」

  我無比期待的等著,不知道穿出來會是什麼樣。在我等到有些悶時,面前突

然一大片雪白,咪姐回來了,她的模樣讓原本有些想睡的我瞬間恢復了精神,看

著螢幕不停流口水。

  小咪姐換上了一件低胸的蕾絲睡衣,露出了二分之ㄧ的乳球,我看到的那一

大片雪白就是她高聳的胸部,將黑色的睡衣高高撐起,與黑色的細肩帶形成了強

烈的對比。在衣服的高挺處還有兩朵白花圖案,遮住了白柔乳房上面的櫻桃,這

讓我更想一探究竟,看看其真面目到底為何。

  「如何,好看嗎?」

  「當然好看。」

  我不吝嗇我的讚美,所有我想的到的能讚美的話都全對咪姐說了出來。只是

她沒有想到的是,我嘴巴說著,手卻已經脫下了我的褲子,手握著那憤起的肉棒,

盯著那外露的白球,上下不停套弄。

  被我這樣一誇獎,小咪姐顯的很開心,笑了起來。白嫩的乳球開始胡亂跳動,

就像是在跳舞一樣,波濤洶湧,讓人想一把抓住,好好把玩。小咪姐的臉因為穿

的這麼暴露在一個外人前,臉露紅雲,眼睛卻放著電,看的我口乾舌燥,整個人

都熱了起來。

  我們就這樣又開始聊了起來,只是我的注意力都不在她的臉上,直楞楞的死

盯著外露的白嫩乳肉。小咪姐看我這樣,也不禁止我,看我喘著粗息知道我在幹

什麼。抱著好玩的心態,她常常會故意的晃動她的身體,讓胸前不時的上下起伏,

甚至說自己有點癢,抓著自己美豔的乳球,大力搓揉。

  柔嫩的的乳房被她這樣一握,在她手中變成不同的樣子,看的欲火焚身,有

些試探的問她:

  「咪姐,我沒有看過女人的奶子,讓我看看好不好?」

  我這樣說讓咪姐抖了一下,她沒有拒絕,只是媚眼含笑,一絲蕩意從眼�閃

過,用撒嬌的娃娃音說:

  「可是都讓你看人家,人家什麼都看不到,這樣人家好吃虧啊。」

  「不會不會,我也讓你看我的。」

  我立刻將鏡頭照向我的陰莖,小咪姐看到畫面上變成了一根黑壯硬起的肉棒,

我的手正在上面不停套弄。這麼直接的場面讓小咪姐也有些無措,害羞的用手遮

住眼睛,卻不停的從指縫間偷看。

  「我已經讓你看了,換你讓我看了啊。」

  我的聲音傳入她的耳朵,小咪姐在心�想:

  「只是看看而已,應該沒關係吧,又不是真的碰到。而且我看了他的,也應

該給他看我的才對啊。」

  在心中這樣跟自己說,手捏住睡衣的下擺,慢慢的往上拉。我看到那雪白柔

嫩的巨乳,就這樣毫不遮掩的出現在我面前。水滴狀的外型,彷彿是經過藝術家

精心設計過的,是那麼完美。上頭深紅色的蓓蕾,一接觸到微涼的空氣,立刻變

硬堅挺,看的我好像一口吃下,不斷玩弄。

  這樣的暴露讓我們兩人的體溫不斷升高,小咪姐白淨的臉整個都變紅了,看

起來更加豔麗動人,讓我忍不住的對她說:

  「咪姐,我都自慰給你看了,你是不是也要用給我看啊?」

  「蛤,什麼?」

  「沒有錯啊。我都做給你看了,你是不是該做給我看了?」

  「對,說的也是。」

  被我簡單的話給說服,咪姐就將手往下摸向已經氾濫成災的陰戶,手摸到了

中間的突起,一股舒麻的電流從那�傳遍全身,讓她嘴�忍不住發出了動人的呻

吟,這使我套弄的速度更快,我鼓勵的說:

  「對,就是這樣,覺得舒服就要喊出來。」

  我的話讓她也放開了自己,手指頭插入已經濕漉的洞穴,一進一出的開始抽

差,另一隻手也握住了自己高挺的雪乳,大力的搓揉,小嘴�發出的呻吟開始大

了。

  「嗯…嗯…嗯…」

  咪姐現在已經忘記她是一位人婦,全身上下只穿著一條內褲,在電腦面前,

一手大力的搓弄自己白大渾圓的美乳,一隻手的玉指正在自己的小穴中不斷挖著、

摳著,�頭流出的淫水將自己的下半身都濕了,嘴中發出誘人的淫語,看著畫面

上的肉棒,看起來就是個飢渴已久的久曠怨婦,與平時端莊的她完全不一樣,讓

人不敢相信這是平時大家所喜愛的小咪姐。

  雖然跟平常的她不一樣,但我卻很喜歡,尤其是現在的這副模樣只出現在我

面前,其他人都看不到,讓我貪婪的看著這美景,想將這亮麗的畫面永遠記在我

腦海�。

  「啊…啊…我…到了」

  聽到小咪姐的嬌喊,整個人顫動不停,我也加快了手上的速度,馬眼�一股

強勁的白色精液射在螢幕上,一股腥味瀰漫在房間�。

  「咪姐,我要獎勵。」

  「好啦,等到中午再說。」

  一轉眼又到了中午,廁所�,小咪姐依照慣例脫下了她的絲襪,她今天穿的

是一條膚色的褲襪,我一拿到手立刻放在鼻子上嗅著,那股小咪姐下體的味道讓

我的毛細孔彷彿都開了,我手握著裸露出來已經硬起的肉棒,開心的套動著。

  小咪姐自從那次在我面前自慰過後,當一次她要給我獎勵時,我就故意在她

面前脫下褲子,自顧自的打起手槍來,還不在乎的跟她說她都看過了不要在意。

接著,又在我半撒嬌半強迫的要求下,說我也已經看過她的胸部了,再讓我看也

沒有關係,所以她碩大白柔的胸部就這樣出現在我面前,但她要我絕對不能伸手

碰到她。

  我看著小咪姐的乳房又一次展現在我的眼前,我頭向前聞著,小咪姐身上傳

來的體香就跟香水一樣好聞,我大口的吸著,好像少了它就不能活了一樣。小咪

姐的看我這樣子,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她的溪穀早就流出潺潺清水,讓她有

些不耐的說:

  「好了,快一點。」

  「好,知道了。」

  我聽話的套弄著,舌頭卻伸了出來,在她那粉嫩的蓓蕾前隔空舔動,彷彿她

的蓓蕾是真的在我舌頭上。看我這樣做,小咪姐也沒有說什麼,但胸前的肌膚感

受到我口中呼出的熱氣,就像是催情的藥劑一般,讓她本來因為脫掉衣服而有些

冷的身體,體內深處好像有火在燒一樣,頭開始昏沉沉的。

  那火熱的吐息不斷的侵蝕她的神智,她的乳頭上有一股搔癢感開始油然而生,

她想要止癢,卻不知道該怎麼辦,忍不住向那吐出熱氣的地方往前走去。

  本來還在意淫的我,舌頭正胡亂挑動,小咪姐卻向我走來,白嫩的乳房就這

樣塞滿了我的嘴。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東西已經在我嘴中我還沒有反

應那就太對不起自己了,享用起嘴中的美食,另一隻手也放上了另一個高聳,開

始搓揉了起來。

  被我這樣玩弄著,那一直煩著小咪姐的搔癢的感覺終於不見了,抱著我的頭

開始發出聲聲呻吟。我的手不停的搓弄,捏住那蓓蕾來回撫搓,舌頭舔、吸、纏、

卷另一邊的乳房,上面佈滿了我的口水,看起來是那麼的淫糜。

  我看小咪姐眼神已經迷離,放開套弄著肉棒的手,抓著小咪姐的手,動作緩

慢,帶她摸向我的肉棒。當她一碰到我的肉棒時,像摸到熱水似的立刻逃開,我

緊抓著,讓她握住我的肉棒,代替我的手一上一下的套動起來。她柔軟的玉指握

住莖身,爽的我差點射出來,但還是強忍著,現在還不到時候。

  我的手就這樣玩著兩顆白大的嫩乳,舌頭在上面交換的舔弄,咪姐的玉手握

著龜頭,玩弄上面的馬眼,撥弄著蛋蛋,手指的觸感讓人就像絲布一樣滑順,快

感一再累積,就要爆發了。

  在我快爆發時,我猛的站起來,推倒了小咪姐,讓她仰躺在廁所的地板上。

我坐在她身上,已經快射出來的肉棒放在她雙乳中間,手握著她的乳房開始抽插

了起來,她也忘了這已經是不可以的,手摸到了自己的內褲上,隔著一件內褲愛

撫摸弄著那濕透的陰戶。

  沒多久,我就忍不住的射了出來,四射的精液弄得小咪姐滿臉都是,胸部上

也沾滿了。我喘著粗氣,看著這淫蕩的場面,握住小咪姐的美腿,上下撫摸著,

感受她身上的稚嫩肌膚。

  緩過氣來的小咪姐,看自己渾身的白漿,連忙的整理起來,氣惱的對我說:

  「下次你再這樣,就什麼都沒有了。」

  我看她生氣的樣子,只是笑了笑,什麼都沒有說。

  之後在廁所�,我玩弄小咪姐的乳房,然後她在我的強迫下幫我做了乳交,

又射了她滿臉,她又生氣了,我還是笑著看著她;接著,在我的誘惑下,她吞下

了我的肉棒,我在她吞吐時手搓著她雪白的奶子,最後射在她嘴中,看她一邊生

氣的吞下,一邊對我罵著,我就覺得好可愛。

  就這樣,暑假很快就過去了,我的打工生活就這樣結束了。

  週末的下午,門鈴響起。

  「叮咚。」

  門打開了,迎接我的正是漂亮的小咪姐,她看見按門鈴的是我,有些驚訝,

臉有點紅的問我:

  「好久不見了,你怎麼會來我這�啊。」

  「沒有啦,太久沒見到你,有點想你,就來找你了。」

  她將我請進屋中,開始跟我聊起了我的學校生活。我看著久未見面的她,還

是一樣的漂亮,回想起與她在一起發生的點點滴滴,我有點忍不住了,對著小咪

姐說:

  「小咪姐,可以給我獎勵嗎?」

  一聽到「獎勵」兩個字,小咪姐的臉立刻紅了起來,想起之前給我獎勵的情

形,有點發軟的對我說:

  「給你獎勵,為什麼要給你啊?你有做什麼事嗎?」

  聽到她沒拒絕,我就知道有戲,我坐到她旁邊,手放在她肩膀上說:

  「因為我來看你啊。我沒有忘記你,是不是要獎勵我一下。」

  小咪姐她知道我今天來這�絕對不會只是要之前的獎勵那麼簡單,從我的眼

神發現我露出了想佔有眼前女人的意思。她不知道接下來自己的決定到底對不對,

但她想順從心�的感覺,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聲音有點抖的說:

  「好啦。」

  她答應後,我又不滿足的說:

  「可不可以穿睡衣給我看啊?」

  「好啦。」

  既然已經答應我了,聽我要看她穿睡衣,她也爽快的答應了。

  等待的時間感覺是那麼的漫長,讓我感覺時間過的就跟烏龜爬一樣慢,等到

我聽見腳步聲,抬頭一看,原本平穩的氣息立刻就加重了,一個傾國傾城的尤物

出現在我的面前。

  小咪姐穿著一件透明的黑色性感睡衣,穿了就等於沒穿一樣,可以看到她的

雪白肌膚在黑色睡衣襯托下更顯白嫩。�頭黑色蕾絲的半罩內衣,大半的乳房都

跑了出來,嬌嫩的乳頭在胸罩上露出來,白嫩的乳肉被胸罩擠壓,露出了深深的

一條溝,讓人想一頭栽進去好好探索。

  往下一看,小咪姐穿著一條同款式的丁字褲,套住她豐滿的臀部,走動中臀

肉晃動,展現出她的柔軟與彈性。飽滿的陰戶,濃密的黑林無法被小小的布料覆

蓋,總是有著捲曲的毛髮從內褲�露了出來,增加了熟女豐淫的媚惑。

  看著這絕世美人走到我面前,眨了眨那雙滿是欲情的媚眼,就像在跟我說

「我等你很久了,快來吧」。我脫下了所有的衣服,一絲不掛的翹著黑亮的肉棒,

向前頂在她的肚子上,低頭望著她說:

  「你知道嗎?你是一個非常有魅力的女人。」

  小咪姐感受到頂在她小腹上的堅硬,往前走了一步,讓我的龜頭更刺入她白

嫩的肌膚內,小手抓住了我的肉棒,緩緩的套弄。從她那擦了粉紅唇蜜的誘人嘴

唇中,發出春情蕩漾的聲音,向我提出邀請。

  「我知道,我手中的玩意已經告訴了我自己是很有魅力的,那你還在等什麼?」

  美人已經這樣說了,我就要達成她的願望。我一把抱起了她,將她抱到了沙

發上,嘴吻住了她的豐唇,兩人唇舌交流,舌頭不斷交纏翻卷。她手中抓著我的

肉棒不斷套弄,我手進去她的睡衣內,在丁字褲外不斷的撫弄那流出潺潺淫水的

陰唇,讓流出的水沾濕了我的手,一片滑膩。

  我停下了嘴上的唇舌交戰,挺起上半身,將她的睡衣脫掉,胸罩往下撥,睽

違已久的渾圓巨乳又出現在我眼前。我低下頭去,兩手不停把玩搓揉,嘴�含住

乳頭舔著、咬著,白皙的乳肉上留下了點點的吻痕、咬痕,以及整片的口水。

  在我進攻小咪姐乳房時,她的手還是沒有離開我腫脹的肉棒,用她的纖纖玉

指來回搓弄,嘴�的呻吟聲卻沒停住。我的肉棒跟著她的套弄一前一後的挺動,

她的嬌吟讓我血脈噴張,忍受不住了。

  我將小咪姐的丁字褲撥到一旁,將肉棒移到濕淋淋的肉穴上,龜頭在玉門口

來回的動著,淫水將龜頭都沾濕了,我把龜頭刺入穴�一小部份,溫柔的對著小

咪姐問:

  「我…真的要進去了。」

  「嗯,進來吧。」

  小咪姐用充滿愛意與蕩意的眼神看著我,點了點頭,有些羞怯的回答我。

  我得到了女人的許可,儘管早知道答案,還是使我又喜又驚,就像是加足馬

力的跑車,我一股作氣的差了進去,龜頭撐開緊閉的穴肉,在濕潤的肉壁上刮著,

肉壁不斷蠕動,像要幫助這侵入體內的異物更加深入。這第一次接觸到濕熱的感

覺,讓我不停的深入,想要多加感受。

  堅挺粗大的肉棒終於整根進入小咪姐的肉穴中,肉與肉之間沒有絲毫空隙,

能清楚的感覺到當兩人完全契合的那一刻,捲曲的陰毛與恥毛相互交纏,就如同

上方兩人正在交戰的唇舌。雞巴在肉穴�一跳一跳的,背德的快感從交接處傳向

了全身,我看著眼前這豐腴的少婦,不該在她體內的東西這時正在其中囂張搗亂,

述說自己的痛快。

  「很舒服啊。」

  「嗯…」

  「我要開始了喔。」

  「嗯…」

  我手撐著沙發,緩緩的將插入深處的肉棒退了出來,只剩一個龜頭留在�面,

然後又迅速的插入,直刺花心。這樣一進一出,保持著一樣的速度,在小咪姐身

上做著活塞運動。

  「嗯…嗯…啊…嗯…」

  客廳�響起了肉體交流的聲音,淫水不斷從交合處流出,弄濕了兩人交接處

的密毛。小咪姐雙腿纏住我的腰,腰部不停的扭動,讓刺入體內的肉棒更加深入,

嘴中說著自己也不瞭解的話語,只是要表明自己真的很舒服。

  不停抽差的我絲毫不疲倦,只是一再重覆相同的工作。將纏住我腰的美腿放

到肩上,親著她豐盈的細長美腿,咬著小巧的腳指頭,微微的痛楚卻更能帶來快

感。碩大的乳房因為我不間斷的抽差不停晃動著,強烈的衝擊讓小咪姐開始呼天

喊地。

  「喔喔…好…深啊…你…插的好深啊…用力…啊…我好舒服…用力…啊…」

  我抓住晃動的乳房,大力的搓揉,看它們在我手�變成各種不同的形狀。硬

挺的肉棒往深處強力刺入,溫暖的肉壁緊緊的纏繞著,淫水從我們的結合處流個

不停,將兩人的下體變成一片濕漉,交合的我們快感不斷積累,逐漸的往性愛的

最高處攀登。

  「我…好舒……服…我快…要…到…了啊…」

  「你…好緊……啊我…好爽啊…這獎…勵好……棒啊…我每…天…都…要…」

  「好…每……天都…給……獎勵…啊…我到…了…啊…不……行了……啊…」

  在我接連不斷的撞擊下,快感從體內源源不斷的冒出來,小咪姐忍不住火熱

肉棒的攻擊,小嘴一張,歡愉的呻吟起來。

  呻吟聲伴隨的是小咪姐肉穴強力縮緊,肉棒被軟肉緊緊擠壓,一股春水從花

心澆到了龜頭上,讓我一陣舒爽,原本脹大的龜頭瞬間到達了極限,精液從馬眼

一股又一股的強力射出,燙的小咪姐花心又受到一次刺激,又高潮了一次。

  發洩後,我躺在小咪姐旁邊,肉棒還是插在小穴�面,淫水跟精液從接縫流

出,將我們下面的沙發都弄髒了。我親了一下小咪姐的額頭,手握住白嫩的巨乳

清揉慢搓,看她雙眼都是春水,溫熱的鼻息噴在我胸膛,讓我一陣舒爽。我問著

她:

  「我很棒吧?」

  回答我的是美人送來的香吻。

  「小咪姐,我要獎勵。」

  已經是正式員工的我,剛做完工作,交給我的頂頭上司小咪姐,我小聲的對

她說。

  「嗯,中午再說吧。」

  中午時間,公司的廁所�,一對男女正渾身赤裸,瘋狂的交合著。

  我看著被我以狗交式抽插的小咪姐,嘴中發出呻吟,柳腰狂扭,小菊花像再

呼吸似的開合,我忍不住將手指插了進去。

  「我可以插進去試試嗎?」

  「啊…不准玩那�。」

  「喔,好啦。」

  下一刻,我拔出肉棒,往菊花一插而沒,緩緩抽動著。

  「你…好痛啊。」

  「別動了,好痛啊。」

  「大力一點,再大力些啊。」

  「啊…我要到了。」

  「你下次敢在這樣子,你就完蛋了。」

  小咪姐一邊眼神兇狠的看著我,一邊清理著從菊穴中流出的精液。

  我笑笑的看著她,沒有說什麼。

  隔天,時間是中午,一對男女正在公司的廁所中交合著,男人坐在馬桶上,

女人被對著男人坐在他身上上下起伏。女人發出愉悅呻吟的小嘴,在嘴角邊殘留

著一絲精液的痕跡。下面的小穴隨著女人的起伏流出濃稠白汁,而堅硬的肉棒正

在女人的菊穴中進出著。

  「我要射了。」

  「啊,好燙啊。」

  雙雙到達高潮的男女,不停的喘氣著。這時,男人發出聲音。

  「小咪姐,我們下次在屋頂玩玩看好不好?」

  「不行,太危險了。」

  隔天,中午時分,公司的屋頂出現了一對男女的身影,正渾身赤裸,瘋狂交

合。

  「小咪姐,我想要……………」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相关链接:

上一篇:我的野性生活 下一篇:[我和大姨姐的幸福生活][完]